• 成不成熟看提问
  • 举止从容是礼仪
  • 丹麦人的终极困惑
  • “坏女人”的爱情
  • 冷门暴力
深度

成不成熟看提问

成不成熟看提问
文/刘同 我常把一句话挂在嘴边:“以前觉得看一个人成熟不成熟,要看他是如何回答问题的,后来意识到,看一个人成熟不成熟,要看他是如何提问的。” 可能各种面试的教程太多了,所以教人如何回答问题的方法也多种多样,充满了伪装。但教人提问的教程不多,所以我特别喜欢听人提问。 问的问题太傻,证明对方没自己想象中稳重。 问的问题太少,证明对方思考也很少。 问的问题有逻辑……继续阅读 »

1天前 0个赞

温度

举止从容是礼仪

举止从容是礼仪
[日]小池一夫 文 李凌洁译 因为爱好茶道,我偶尔会受邀参加茶会,发现点茶的动作真的能如实反映出一个人的性格;去酒吧也是我每天必做的事,在那里我会被动作优美的调酒师深深吸引;在街头看到文明驾驶的司机时,我一样会被吸引。 这些人的共同特点就是举止从容,换言之也就是不着急。 举止不从容的人一着急就无法点出一杯美味的茶。 每当酒吧满座时,我喜欢的那位调酒师就会更……继续阅读 »

4天前 2个赞

深度

丹麦人的终极困惑

丹麦人的终极困惑
文/郭城 这世界上如果真有一个童话王国,我想那应该是丹麦了。 我看过一本关于丹麦的游记,作者迈克尔•布斯。他说:“在这个国家,开除一名员工是非常困难的,除非你在CEO的办公桌上解手时被抓了现行,同时还必须放火烧了公司有划时代意义的新产品设计图纸,才会收到第一次书面警告。要重复这样的恶行组合5次,收到一共5次书面警告,公司才可怜巴巴地能够得到一次申请仲裁去解……继续阅读 »

6天前 0个赞

温度

“坏女人”的爱情

“坏女人”的爱情
文/江夜雨 林慕白 金庸笔下描写了三个“坏女人”的爱情。她们分别是《射雕英雄传》里的梅超风、《天龙八部》里的叶二娘、《神雕侠侣》里的李莫愁。 至于为什么要写“坏女人”,来自长久以来读金庸小说的一种感觉:不完美的,才至真;有缺点的,才有趣。金庸的小说是一种叛逆式的书写,在他的笔下,名门正派常常不正派,狐朋狗友往往更讲情义。 君子高士藏污纳垢,“魑魅魍魉磊落光……继续阅读 »

1周前 (10-18) 5个赞

深度

冷门暴力

冷门暴力
文/丁墉 如果你最近想干个副业兼职,又经常上网浏览信息,那你八成看到过带有“冷门暴利”字眼的网络帖子。其实,所谓“冷门暴利”的互联网新工作机遇,不过是往昔加盟店套路的变种——你未必赚得到目标客户的钱,但供应商一定能赚到你的钱。 此前泛滥成灾的“靠写作赚钱”和现在随处可见的“靠声音赚钱”的营销帖,都是让受众先为网络课程付费,“提升自己”成为“业内……继续阅读 »

2周前 (10-16) 0个赞

温度

意外撞入的恋情

意外撞入的恋情
文/董方奎 戊戌变法中青年英雄梁启超才华横溢,英俊潇洒,名震五洲,为檀香山一带华侨所仰慕,更为不少女郎所倾倒。 吐露实情 1900年的一天下午,当地华侨首富何老先生在家宴请梁启超,座中有洋人绅士、妇女共十数人,请梁启超演说,由女儿何蕙珍当翻译。 何蕙珍年方二十,是已有4年教龄的小学老师,能讲流利的粤语和英语,喜谈国事,胸有大志,有丈夫气。何蕙珍的美丽与才华……继续阅读 »

2周前 (10-13) 1个赞

温度

热乎乎的新疆饭

热乎乎的新疆饭
文/刘亮程 我的朋友刘湘晨说过他最难忘的一顿饭。 那年他在塔什库尔干拍纪录片,要下山买摄像机电池,站在村口等车,等到快中午,路上连个车影子都没有。就在这时,山坡上说说笑笑来了五个姑娘,在路边的平地上支起帐篷,用石头垒起一个炉灶,放上铁锅,便开始架火烧饭。我的朋友不知道姑娘们给谁做饭,也不便过去问,就老老实实坐在路边等。等得快睡着了,过来一个姑娘喊他,让他过……继续阅读 »

2周前 (10-11) 4个赞

温度

段子

段子
有意思 我:99%的会议都一点用也没有。 老板:这个说法很有意思,我们来开会讨论一下吧。 真心话大冒险 几个同事聚会喝酒,玩嗨了,我建议大家玩真心话大冒险,谁输了谁打电话把我们的上司挖苦一顿。很幸运,那晚我是赢家,看着他们把上司好一顿挖苦,心里可舒坦了,一晚上乐呵呵的。散场的时候,我才发现手机找不到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合着一晚上他们都是用我手机打的啊。 神……继续阅读 »

2周前 (10-10) 1个赞

深度

看脸时代

看脸时代
文/青丝 日本一家机构做了一项社会调查,让一些长相俊美的男女模特假扮成刚毕业的大学生,与普通人混在一起到各大公司应聘。结果,模特都被录取,真正的求职者却被淘汰了。情境对比最鲜明的是同样一个问题,模特回答“不知道”,会被称赞是足够坦诚,普通人则会吃白眼:“为什么你什么都不懂?”调查结论认为,在当下这个需要抢占注意力的时代,长相漂亮的人会获得他人更为积极的回应……继续阅读 »

3周前 (10-08) 4个赞

温度

关于父亲的几件事

关于父亲的几件事
文/林特特 1985年,我6岁。 一个夏日午后,我爸给我讲项羽的故事。说到项羽打了败仗,将乌骓马托付给划船来救他的老翁,而后,项羽在江边拔剑自刎,乌骓马已经在江心,但还是长嘶一声,跃入乌江殉主。 我哭了。等我哭完,我爸问:“这个故事好吗?”我点头:“好。” 我爸又问:“这个故事是一个叫司马迁的人写的,你以后想不想做一个写故事让人哭、让人笑的人?”我再点头:……继续阅读 »

3周前 (10-06) 5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