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的袜子

希特勒的袜子

金姆•艾德里安 文 邵静怡 译 在一张摄于1945年5月2日的照片中,一名酷似阿道夫•希特勒的中年男子躺在柏林总理府花园的碎石堆上。 他的头部被击中,尸体被苏维埃反间谍特别行动机构(又名施密尔舒小组)发现。 死者牙刷一般整齐的小胡子、独特的对角线式分头,以及那又薄又不带笑意的双唇,都向这些苏联间谍们间接证明了这就是希特勒的尸体。 接下来,有个人仔细打量了……

名言造假

名言造假

文/张佳玮 我小时候,老师教导我们,写作文常得引用名人语录。名人语录像陈年火腿,味道醇厚,身份尊贵,借味做菜,起头收尾,无不应验。然而那时候人们的观念比较保守,只允许引用圣贤语录,孔孟可以,韩愈、苏轼等也行,王阳明就得斟酌了,至于希特勒、李鸿章、蒋介石、曾国藩这类人物,其语录是断断引用不得的。 语录不敷使用,怎么办?编。随便来几个: “高尔基说过,粮食是穷……

纽约的个性

纽约的个性

文/骆以军 木心曾经用几个小故事,描述纽约的个性。 第一个故事,木心说,有一回他在纽约一个很大的超级市场,正要从这个市场出来到停车场,就看到了一个典型的美国白人老太太,八十多岁的样子,背驼到与双腿几乎呈直角。她推着超市里的菜篮车,里面放了一点蔬菜,非常慢、非常慢地向前移动。 她有一辆很大的休旅车停在那儿。两百米左右的短短一段路,这个老太太步履蹒跚,竟然走了……

和年轻人拼什么

和年轻人拼什么

文/李尚龙 我曾经被人问,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老的?其实这些天,我心里有了答案:是从计算得失时开始变老的。 计算得失不算是坏事,小孩子才谈爱恨,大人只计算代价。 “90后”很多已经是职场的中流砥柱,许多人升到了经理级别,也有些人甚至都创业成功了。他们虽然上有老下有小,虽然脱发,虽然时常低迷,虽然一天天大醉后萎靡不振,虽然一周难得锻炼一次,虽然莫名4点醒了睡……

秩序的根基

秩序的根基

文/景凯旋 意大利小说家卡尔维诺写过一个故事《黑羊》,这个国家的所有人都是小偷,每到傍晚时分,他们就出门去邻居家偷窃东西,同时别人也来他们家行窃。如此循环往复,每个人家都是有得有失,没有一个家庭是不幸的,“他们就这样幸福地居住在一起”。 显然,要保持这种平衡,就必须将互害视作公众伦理和生存方式。假如只有一个人是小偷,偷窃就不可能成为公认的道德法则,但假如有……

撒谎和误导的话术

撒谎和误导的话术

文/和菜头 演讲术是真实社会生活所需,会上升成为一种技能。为了增加说服力,在演讲中使用撒谎或者误导作为技巧,是很常见的。 误导不单是在演讲里会见到,在媒体报道里也很常见。为什么今天的社会新闻总是会不断发生所谓“反转”?原因就是媒体每次都披露出部分事实,根据这部分事实,人们会做出错误的判断,得出错误的结论。再过几天,媒体再披露出部分事实,人们就不得不再去更正……

动物人生观

动物人生观

文/陶勇 在个体成长的过程中,基因对人的人生观影响很大。—个人的性格和处事风格,很大程度上由基因决定。 常见的划分,例如“狮子”“孔雀”“考拉”“猫头鹰”。 “狮子”指的就是创业型企业老大的行为模式:自我意识很强,说一不二,喜欢挑战,别人越是说干不了的事,他就越要去试试。而且他对别人的要求很高,别人不大容易和他亲近,容易产生距离感,和他说话超过三句他就会不……

没什么理所当然

没什么理所当然

[日]椎原崇 文 李玲 译 听人讲过一个故事,第一个在日本开养鸡场的人,原本散养了很多鸡,突然在某天想到了一个商机——建个养鸡场,把它做成生意。 之后,他把全部的鸡赶到鸡棚中饲养。第二天,他发现所有的鸡都不下蛋了。 因为这些鸡之前一直是在大自然中自由自在地生长的,突然被赶入鸡棚后,环境的变化让它们倍感压力。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养鸡场的主人想到了一个办法。 ……

直通人心的世界语

直通人心的世界语

文/萧乾 我这辈子去过许多家咖啡厅,可只有一家我怎么也忘不了。 那是1945年2月,当时法国刚刚解放,我作为随军记者,一身戎装,路过巴黎的蒙马托,正要出发去寻找已经挺进到法德边境的美军第七军。 那家咖啡厅设在地窖里。我摸着黑下了许多级台阶,站在入口处朝里一望,昏暗里两边都是一排排的茶座。我拣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唉,那不是桌子,形状是一具黑漆漆的棺材。 接……

忘了自己的样子

忘了自己的样子

文/张亚凌 世间很多事,都可以当笑话听,当笑话讲。 大年初一,有人叫了外卖,就有了下面的对话。 “大年初一了,你还送外卖?” “大年初一了,你还叫外卖?” 只是一字之差,你能想象两个人的表情吗? 都是同情、怜惜。彼此眼前的对方,那么恓惶,那么值得自己同情。 买了菜都顾不得等卖菜的找零钱,匆匆离开。 卖菜的女人望着远去的背影感慨:挣公家一点儿钱,真不容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