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贴的家人

体贴的家人

编译/柳子隽 好丈夫 他穿上外套,戴好帽子,准备去酒吧。 临走之前,他对娇小的妻子说:“小姑娘,穿上你的外套,戴上帽子。” 她回答:“乔克,太好了,你要带我去酒吧吗?” “不是。”乔克回答,“我出去的时候,要关棹暖气。”   善解人意 威尔逊夫妇走进拥挤的电梯,丈夫被挤到一个非常漂亮的年轻女子身上,有点飘飘然。 随着电梯往下降,威尔逊太太越来越愤……

1939年的一个下午

1939年的一个下午

〔美〕理查德•布劳提根 文 潘其扬 肖水 译 这是一个我反复讲给4岁女儿听的故事,她从中有所收获,一次又一次地要我讲给她听。 到她上床睡觉的时候了,她说:“爸爸,给我讲讲你小时候爬进那块石头的事吧。” 她把身边的一圈被子抱紧,仿佛它们是可控的云。她又将拇指含在嘴里,用好奇的蓝眼睛看着我。 “有一次,当我还是一个和你一样大的孩子的时候,我的父母带我去雷尼尔山……

情比岁月长

情比岁月长

文/唐宝民 20世纪70年代末,作家冯骥才被借调到出版社修改小说,就住在出版社办公楼的后楼。当时,后楼住了好几位从全国各地借调来的作家,部队作家朱春雨就是其中一位。 很多年过去了,几次搬家的过程中,好多物品都被冯骥才处理掉了,有一张写着“大冯的早餐”的旧稿纸他却一直保存着。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在那次借调期间,朱春雨有幸参加了一次晚宴。晚宴上的猪排很好吃……

绝望过后的温暖

绝望过后的温暖

文/路桂军 有一位来自河南的患者,病情确诊为乙肝肝硬化转为肝癌。他来找我时,癌细胞已经骨转移,出现全身疼痛的症状。 他问我:“我的疼痛有没有办法治疗?” “有办法,可以治疗。” “那我的病能好吗?” “病不一定能治好,但是疼痛肯定能止住。” “为什么我到了大医院,他们都说这病他们治疗不了,可私人医院都说能治?” “哪个医院表示能治?” “内蒙古某某医院。&……

落花时节又逢君

落花时节又逢君

文/徐佳 说说那个爱弹琵琶的李龟年吧。《云仙散录》中讲了李龟年的一个小段子,颇有点《世说新语》的味道。一日,李龟年至岐王李范宅,恰逢两名女乐师隔帘弹琴。他听了一曲,笑着说:“弹琴之人的故乡,一秦一楚。“ 大家都不信,只有李范拍手大笑说:“先生果然高明,一位来自陇西,另一位来自扬州。”举座皆惊。更让大家吃惊的是,李龟年突然掀开帘幕,走了进去,拿起那位陇西乐师……

当爷的心

当爷的心

文/张亚凌 农贸市场的电线杆下蹲着一个老人,七十多岁的样子。他面前摆着些小扫帚。 我上前问:“一把多少钱?” 老人抬头说:“两块钱一把。” 我留意了一下,一共十六把,不计成本,不算花的功夫,卖完挣三十二块钱。我觉得不值,便开玩笑道:“老人家为的是散心吧,这里人来人往,眼宽,热闹。”老人神情有点尴尬,但也坦然地说:“没你说得那么好听,我就是个卖扫帚的。” 我……

归来尽释前嫌

归来尽释前嫌

文/明前茶 90岁的大姑妈弥留时,病房里充满了沉默与哀伤,突然,一个70来岁的瘦长脸女人闯了进来,沿着床边半跪下去,握住大姑妈的手,轻声念叨:“我姐的手,还温着呢,还温着呢……”来人是已经与大姑妈一家不相往来20年的小姑妈,她的头发稀薄了不少,已经盖不住顶心的头皮。她从北京千里迢迢赶来见大姐最后一面,坚持执香为大姐守灵。 小姑妈当年为了能让兄姐都留在无锡城……

赞美的误区

赞美的误区

文/尤今 农历新年前的一个下午,阿馨和六岁的小女儿勤勤一起做凤梨酥。当她把香气扑鼻的凤梨酥从烘炉里取出来时,邱阿姨正好到访。小勤勤高兴地对她说:“您知道吗,有些凤梨酥是我做的。”邱阿姨赞叹:“你真厉害啊。”继而指着那一个个色泽金黄的凤梨酥,逗趣地问她:“哪个是你做的呀?”小勤勤很认真地“辨认”了一会儿,说:“个头比较大的是我做的,因为我放的馅料比较多。”邱……

格言丨2022年第五期

格言丨2022年第五期

幽默,是痛苦的低音;喜剧,是放远了看的悲剧。 任何喜欢做的事,都值得你多搞砸几次。 被人质疑的时候,最傻的做法就是自证清白。 不要让一次情绪失控,毁掉半辈子的翩翩风度。 狗仗人势,不是狗狂,是主恶;对牛弹琴,不是牛笨,是人蠢。   越是博闻强识就越知道心怀敬畏,越是一无所知就越擅长夸夸其谈。 一个人如果一直快乐,多半是装的;如果一直不快乐,多半是……

非洲赎人记

非洲赎人记

文/刘齐 能干的老五劳务出口到非洲,负责一个工程队的后勤工作。工程队一百多人,生活被老五安排得挺好,大家总夸老五会办事。 时日平淡,有一晚突然出了情况,仓促中,老五从后方上了前线。 十万赎金 队里有规定,晚上没事都在驻地待着,别到处乱窜。有三个新来的工人不听劝,晚饭后溜出去,要欣赏美丽的非洲夜景,一去就没了踪影。 半夜里跌跌撞撞回来两个,磕磕巴巴汇报说: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