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发布 第2页

特别关注特别关注在线阅读

深度

假作真时真亦假

假作真时真亦假
文/蒋曼 一次与先生拌嘴,事后仍愤愤不平。女儿在旁边可怜巴巴地问:“你真的不喜欢我爸爸?”我余怒未消:“对,很讨厌,不喜欢。”女儿认真地看着我,想了好一阵,给了一个严肃的建议:“你可以假装对他好。”我觉得很有趣。但依然用生氣的口吻说:“不行,假的就是假的,装不像。”女儿热忱地安慰我:“不怕的,装一装就变成真的了。我们小朋友就是这样,本来不喜欢一个小朋友,假……继续阅读 »

3周前 (10-05) 2个赞

温度

一年

一年
《一月》 梦见海从天空 倾倒而下 我是海上的一只纸船 颠沛流离 上帝说 第一天我造了天空 第二天我造了大海 第三天我造了你 第四天我把一切打翻 《二月》 一年有十二个孩子 二月最矮 《三月》 三月那么尴尬 在二月二十八号哐当 接上 就像一个男孩的新女朋友 住男孩的家 前女友的东西还在 《四月》 四月了 坏情绪并未造访 你来,或不来 都好 《五月》 一个月连……继续阅读 »

3周前 (10-03) 0个赞

温度

信与不

信与不
威妍/编译 没见过的想法 位宇航员和一位脑外科医生相遇。 脑外科医生是基督徒,宇航员是无神论者。 宇航员说:“我去过太空好多次,从未见过上帝或天使。” 脑外科医生说:“我给很多智慧的大脑做过手术,从未见过一个想法。” 你们的伞在哪儿 有一年夏天,一个小镇遇上大旱,农作物收成受到威胁。 一个干燥炎热的周日,镇上的牧师告诉信众:“如果不祷告求雨,我们就没救了。……继续阅读 »

4周前 (09-29) 3个赞

温度

无声的交流

无声的交流
文/子沫 谁说交谈是唯一的相处方式? 朋友从意大利带回一只摩卡壶,说是每天都要在家煮咖啡。我很奇怪,她从不喝咖啡,而且她丈夫胃病很严重,根本不能喝咖啡。她笑笑说:我丈夫在国外待过几年,非常喜欢咖啡,每天都喝,现在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再喝了,但我知道他喜欢,所以每天煮一小壶,让他闻闻香就好。她说家里每天飘着咖啡香味,在这样的氛围里根本不用多言,大家都很放松。有时……继续阅读 »

1个月前 (09-26) 2个赞

温度

念兹在兹

念兹在兹
文/赵宏兴 数年前的夏天,我的双腿骨折了,那段时间也是我人生的低谷,我情绪十分低落。经过一段时间的住院治疗,我便决定回老家去养伤。 父亲来接我回家,我们乘火车到达合肥,在大姑家休息一下,第二天下午再乘乡下班车回去。傍晚,中巴把我和父亲丢在半路上,这儿离家还有三里远的土路,我在马路边坐下,父亲先回家用车来拉我。 薄暮慢慢地升起来了,四弟拉着一架平板车出现在视……继续阅读 »

1个月前 (09-24) 6个赞

温度

谁知哪位是栋梁

谁知哪位是栋梁
文/李雪涛 儿子高中毕业,我跟妻子一起高高兴兴地去他们学校参加毕业典礼。其中一个仪式让我觉得格外冗长,那就是校长跟每一位毕业生合影。一两百个毕业生,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晚饭的时候,我半开玩笑地跟儿子说,很佩服他们校长的耐心和体力,不理解的是,有这个必要吗? 儿子说,绝对有这个必要。以往校领导只跟“好”学生合影留念,可后来发现,好像事业有成的人物在校期……继续阅读 »

1个月前 (09-22) 1个赞

温度

此爱无计可消除

此爱无计可消除
文/马德 这是生活中的三个细节。 一名矿工在煤矿的一次冒顶塌方中不幸罹难。人们在他的住处翻检遗物时,发现了一个小本。本上记载着下井的次数,还有加班的一些情况。似乎他每天都在记,尽管文字都很短,但每天所记内容的后面,都附着关于遥远的家里的一些事: (家里的)地不知道种下去没有,骡子不好使唤,一定叫她(妻子)受累了。 这几天,农活肯定又多了。母亲一定也跟着下了……继续阅读 »

1个月前 (09-21) 3个赞

温度

骗子带来的成长教育

骗子带来的成长教育
文/苗炜 电影《成长教育》中,一个16岁的姑娘努力学习要考进牛津大学,她的爸爸妈妈都期盼她能上牛津。一个雨天,这个叫珍妮的姑娘遇上了大卫,对方是个成熟男人,颇有魅力。两人相识后,大卫带着珍妮去听歌剧,去拍卖会上买画,去高级餐厅吃饭。 到珍妮17岁生日时,大卫带她去了巴黎,珍妮的“第一次”献给了大卫。而后,大卫向珍妮求婚。那是1961年,十几岁的姑娘嫁给了一……继续阅读 »

1个月前 (09-20) 1个赞

深度

特别关注丨看点

特别关注丨看点
妙解全球化 “全球化”究竟是什么?一次讲座中,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巴格沃蒂给出一个自称“最为真切的定义”,那就是“戴安娜王妃之死”—— 一位英国的王妃,带着埃及的男友,在法国的一条隧道里撞车,开的是一辆德国车,安装着荷兰的发动机。司机是一个比利时人,喝多了苏格兰的威士忌。追赶他们的是意大利的狗仔队,骑着日本产的摩托车。为她治疗的一位美国医生,用的是巴西的药品。……继续阅读 »

1个月前 (09-19) 1个赞

温度

不留念想

不留念想
文/张晓东 有一天,我正在医院查房,看到一个50多岁的男家属在楼道里哭。我过去询问他怎么了,他告诉我:“我们很恩爱,她病了以后,我放下所有工作精心照顾她。可是昨天她竟然扇了我一耳光,仅仅因为粥太烫了。”他想不明白,以前温柔体贴的妻子现在怎么就变,成这样一个人? 她患的是胃癌,一发现就已经很晚了。在医院,我们看到她丈夫对她无微不至。而她像变了一个人。我也特别……继续阅读 »

1个月前 (09-18) 1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