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时节又逢君

温度 网友推荐 1个月前 (05-27) 155次浏览

落花时节又逢君

文/徐佳

说说那个爱弹琵琶的李龟年吧。《云仙散录》中讲了李龟年的一个小段子,颇有点《世说新语》的味道。一日,李龟年至岐王李范宅,恰逢两名女乐师隔帘弹琴。他听了一曲,笑着说:“弹琴之人的故乡,一秦一楚。“ 大家都不信,只有李范拍手大笑说:“先生果然高明,一位来自陇西,另一位来自扬州。”举座皆惊。更让大家吃惊的是,李龟年突然掀开帘幕,走了进去,拿起那位陇西乐师身旁的琵琶,独自演奏起来,一曲弹完,长揖而去。大家沉浸在音乐的魅力中,李范竟也不以为忤。

《松窗杂录》则记载了与李龟年有关的另一个小故事,虽然在这个故事里他只是配角。

那是个春风沉醉的夜晚,唐玄宗和杨贵妃在月色中观赏牡丹花,李龟年率乐队在旁奏乐。玄宗忽然说:“赏名花,对妃子,如此良夜,就别唱旧乐词了。”于是叫李龟年去宣召李白进宫。李白是“诗仙”,更是酒鬼,那晚也不例外,进宫之前已是烂醉如泥。玄宗见了李白,便问:“先生还能喝一杯吗?”李白接过贵妃亲手递过来的西域葡萄酒,一饮而尽。玄宗笑了,说:“那我就放心了,请先生写首诗吧,就写写眼前的牡丹花。”李白转过头,看着牡丹花,口中吟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玄宗拍手赞叹,只见李白漫步月下,飘逸如仙,索来纸笔,在金花笺上运笔如飞:“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众人看了,皆惊惧。玄宗却哈哈大笑说:“李龟年,你以为当用何调?”李龟年平静地说:“清平调如何?”玄宗颔首道“妙”,遂促龟年以歌,并亲自用玉笛伴奏。

关于杜甫与李龟年的交往,史书上没有太多记载,那时杜甫只是一个不得志的小官吏,奔走于富儿之门,李龟年却己是名扬天下的梨园乐师、天子门生。估计二人最多是点头之交。

很多年以后,晚年的杜甫乘舟飘零到长沙。那是大历五年(770年),杜甫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春天。那时他依然吃不饱饭。在当地一个简陋的饭局上,他看到一个老乐师,衣衫破旧,还是天宝年间的装束,抱着一把旧琵琶,边弹边唱。老乐师在唱一首老歌——《相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满座的客人,正在推杯换盏,把酒言欢,没有人认真听他弹唱。

杜甫却激动地端起酒杯,冲到老乐师面前,说:“先生,请您饮下这杯酒。”老乐师边喝酒,边喃喃自语:“这是王维写给我的诗,你知道王维吧?”杜甫点点头:“我知道,我还知道您就是先帝最欣赏的乐师李龟年先生。”老乐师浑浊的眼睛闪烁了一下,随即又黯淡了。他说:“先生您认错人了。”杜甫用力抓住他的双手,一字一顿地说:“不会的,那时我在长安,还很年轻,我听过您的演奏,我常常会想起,一生都不会忘记。”

那天,杜甫喝了很多酒,临别之际,送给老乐师一首诗:“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那一年的江南,风景的确很好。

摘自《苏东坡的山药粥》


特别阅读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落花时节又逢君
喜欢 (1)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