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丨特别关注2022年第四期

段子丨特别关注2022年第四期

如何打扮 妻子要参加同学聚会,丈夫边找西装边说:“你不是对同学说嫁了一个有钱人吗?我得打扮得好一点。” 妻子摇摇头,扔给他一件老式夹克和一双土布鞋,说:“穿上,待会儿再把头发剃成秃顶。” 丈夫惊讶地问:“这是要干啥?” 妻子说:“如果他们看见我嫁给一个老头,绝对会相信你有钱的。” 玩伴 母亲向女儿描述自己的童年生活:“冬天,我们常常在池塘里溜冰。夏天,我们……

小说家的黑暗家谱

小说家的黑暗家谱

文/张佳玮 法国大作家福楼拜有个朋友叫阿尔弗雷德•勒波瓦特万。阿尔弗雷德有个妹妹劳尔,爱读书,思想独立,钟情于莎士比亚戏剧,颇有浪漫主义情怀。她跟兄长与福楼拜交游时,认得了一个叫古斯塔夫的花花公子。 古斯塔夫勾引劳尔,但劳尔身为平民,羡慕上流社会,相信嫁人是她飞跃阶层的重要途径,不能轻易托付。于是,她宣称,可以嫁给古斯塔夫——只要古斯塔夫能在自己族谱里找到……

怒气冲冲的父亲

怒气冲冲的父亲

[日]中山芳一 文 鲍忆涵 译 父亲的性子非常急,我小时候做事情慢了一点,他就会瞬间像是水开了的壶一般高声怒吼。从这一点来看,他绝对称不上是一位好父亲。 我在初中的时候,参加田径运动会1500米项目时没有尽全力,只想着蒙混过去。父亲听说后大发雷霆,把我训了一通,说:“我并不是因为你名次比较差而生气,生气的是你没有尽全力去跑这件事。” 他也曾极力反对我做喜……

最妙的回答

最妙的回答

文/辉姑娘 父母问女儿:“你去过他家吗?感觉怎么样?” 男孩的脸一下就红了。他工资不高,只能租住在地下室,房间太过潮湿,连买的洋葱都发了芽。女友去的那次,还碰上一只从下水道蹿出的大老鼠。 女孩想了想,笑着对父母说:“去过的。他的家布置得很有趣,有植物,还有小动物呢。” 父母满意地笑了。 后来他娶了女友,日子渐好。提起妻子,他总是眼带爱意说,那是他这辈子听过……

熊老太太

熊老太太

文/自然 老太太姓王不姓熊,因为她特别淘气,像个熊孩子,我把她称为“熊老太太”。 人到了七十岁以后:身体和脑子都开始老化,但有极少数的老人,像是吃了唐僧肉,越活越精神。白事上我遇到的老人都很可怜,不是老人去世,就是老人的老伴儿或是其他家人去世,他们都非常难过伤心,哭得死去活来。 熊老太太一点也不伤心,不仅不哭,还很高兴。刚开始我以为老人精神不太正常,后来和……

儿童都是哲学家

儿童都是哲学家

文/刮刮油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少年儿童都是哲学家。 他们能保持最清醒的头脑,问题看得透彻,一针见血,单刀直入,毫不留情,直指真相。 1 刚上小学那会儿,我女儿总是莫名其妙丢东西,不是橡皮没了,就是尺子丢了,问她有可能丢在哪儿了,她就说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发生的次数多了,我就有点担心。 我问她:“你东西丢得那么频繁,自己又不知道为什么,是有人借你的文具……

风蚀的情意

风蚀的情意

文/程筠 有些话,真像是风,还是天经地义、不容拒绝的风。 “朋友圈第一条,求赞。” “上一条链接,求砍一刀。” “红包奉上,求转发。” “在吗?帮投个票啊。” 既然“天经地义”,自然找不出理直气壮的借口来果断推辞。毕竟,赞一下,砍一刀,转一下,投一票,也无需大费时间,有如一阵无足轻重的风。恰恰是无足轻重,不易察觉,才有了一而再,再而三。 可是,久而久之,人……

爱是双行道

爱是双行道

​文/李娟 小时候,听村里人常提起这样一件事。爷爷很早去世,我的奶奶,一个小脚女人拉扯六个孩子,日子很是艰难。 夏天的中午,太阳冒着热气,知了在树上停止了欢唱,躲在树叶下打瞌睡。破旧的院落前走来一个女人,见了奶奶,干裂的嘴唇动了下,就晕倒了。 好不容易将女人救活,才知女人家远在河南,遭了水灾,逃荒到此地。 在奶奶的挽留下,女人住了下来,一天,两天……到最后……

问时间

问时间

夏殷棕/编译 瑞妮和菲伊在一家高档餐厅吃饭,瑞妮指着空空的手腕说:“我新买的纯金表,上个星期你见过的,今早我出门时发现它不走了。你瞧,才买了几个星期,就要拿到名表店去修理了。你能告诉我时间吗? “当然啦,”菲伊看看自己手腕上的大金表,“时针跑过了11颗红宝石,分针跑了5颗钻石。〞 ​ ……

特别关注2022年3期丨段子

特别关注2022年3期丨段子

吃烧烤 妻子在哄女儿睡觉,丈夫悄悄地喊:“老婆,女儿睡着了没有?睡着了我带你去楼下吃烧烤。”妻子说:“还没有呢,等一会儿吧。” 半个小时以后,丈夫又喊:“老婆,女儿睡着了没有?”只听女儿说:“爸爸,妈妈可能睡着了,不如你带我去吃烧烤吧。” 破坏友情 问:如何破坏友情? 答:借钱。 问:再狠一点儿? 答:不还。 问:再狠一点儿? 答:再借。 问:再狠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