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屁

温度 网友推荐 3个月前 (02-21) 246次浏览

人生如屁

文/尤今〔新加坡〕

人生如屁

在文学作品中,“屁”常常被应用为“人性的探测器”。

贾平凹在《浙江日记》中说:公车上一声屁响,众人纷纷指责谁放的,却始终无人承认。售票员就喊:“没买票的快买票啊。谁还没买?”车上没人应,售票员就数人数,说:“还有一个人没买票,刚才放屁的那个买票了没有?”立即有一个人说:”我怎么没买,我一上车就买了的。”

台湾作家隐地的《心的挣扎》里,也有一段“屁话”:一个响屁把她惊醒,原来又是丈夫,丈夫说:“这就是家居生活,别人是听不到的。”——门前是一种景观,门后又是一种景观,生活的景观亦有诸种面貌。

近读一则笑话:一名贵妇和一位绅士同座用晚餐,贵妇忽然忍无可忍地放了一个响屁。为了掩饰窘态,她急忙大力拉动椅子,制造响声。这时,绅士转过头来,彬彬有礼地说:“夫人,我觉得第一声比较像。”

隐地在《校后记》里提及他在学校读书时,同学有句戏语:“人生如梦,梦如烟,烟如屁。”他痛快淋漓地说:“人生其实只是一个屁。’”

言之有理。屁,短,声味兼具,以多种形式呈现,来时充满戏剧性,去时了无痕迹。人人应对、处理屁的态度与方式截然不同,所以呢,我们便有了青红蓝白黑黄紫缤纷多彩的人生。

摘自《一日美好一日新》


特别阅读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人生如屁
喜欢 (4)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