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大家小心思

温度 网友推荐 3个月前 (02-16) 156次浏览

艺术大家小心思
文 /乔叶

齐白石刚出道的时候,很崇拜吴昌硕,托人到上海请吴昌硕定润格。以吴昌硕当时的权威,他给谁定润格,谁就有饭吃。定润格的时候,吴昌硕赞齐白石:“其书画墨韵孤秀磊落,兼善篆刻,得秦汉遗意。”

后来,他们的作品被送去日本参展。吴昌硕的画是主角,没怎么卖出去。齐白石的画作为配角,倒上演了一出逆袭大戏,卖得精光。齐白石自己说:“卖价特别丰厚。我的画每幅卖了一百元银币,山水画更贵,二尺长的纸,卖到二百五十元银币。这样的善价,在国内是想也不敢想的。”

消息传回国内,吴昌硕脸上挂不住,酸不溜丢地说:“北方有人学我皮毛,竟成大名。”齐白石听说后,没说啥,只是刻了一方印,印文是“老夫也在皮毛类”。

从此两人心里有了芥蒂,但齐白石对吴昌硕的推重没变。据他的朋友回忆,齐白石只要见到吴昌硕的画,都会买下来或者借过来反复学习。齐白石在跨车胡同的正房有道屏风门,门外小院有一架紫藤。齐白石指着院里的紫藤,又指着屋内墙上吴昌硕画的紫藤,感叹说:“哪里是他画的像紫藤,分明是紫藤开得像他的画呀。”

摘自:《七粒扣》


特别阅读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艺术大家小心思
喜欢 (1)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