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食

温度 网友推荐 3周前 (11-09) 66次浏览

终食
文/抽风手戴老湿

听美国的朋友讲过一个故事,说是当地监狱有犯人被判处电刑,将要赴刑场之前,典狱长问他对自己的最后一餐有什么要求。

他说自己当年抢钱杀人,实因出身粗野,想做一个有修养、有品质的人,希望最后一餐能吃得优雅些,求典狱长成全。

典狱长点头允诺。

白布长桌,法式餐,从前餐到最后甜点,侍者倒酒,提琴伴奏。

据说死的时候,这个杀人盈野的屠夫竟然平静如同绅士。

岚山光三郎写过一本书叫《文人的饮食生活》,里面记载了不少日本文人临终的景象。

北原白秋的绘画和诗歌中常出现有关苹果的意象,所以直到临终病危,连流食都少吃的时候,他竟然还吃了两片苹果,大声连说两遍:“好吃!好吃!”

将吃饭的欲望视为生命源泉的正冈子规,在病床之上纯属自虐式地摄取食物。彼时他已患嘴疾,竟然命医生把牙龈的脓疮都割去,自己重新开始吃饭。

至于夏目漱石,他因偷吃花生米而死,临终前竟然还对旁人说想吃东西,在喝了一点葡萄酒,说了“好喝”后,闭上了双眼。

文人的临终往往如此戏剧化,犹如他们的作品。

看野史的时候,读到一则故事。

有一个叫刘直的人,从小就调皮捣蛋,招猫逗狗,谁都不待见他。

后来他做了地方的武官,官职也就芝麻大,这下可不得了,老百姓说,丫平时就够呛,这下当了官儿,还不得更没溜儿了?

但还没等刘直干出什么没溜儿的事儿,金兵就打来了。

城没破,官儿先逃。

嘿,到最后您猜怎么着?这刘直反而成了城里最大的武官。

之前逃跑的长官领着人来到城下劝降,喊:“刘直,你把门开开吧,等你当了带路党,我给你升官。”

刘直说:“哎哟,长官,这可不行。我从小就给城里大爷大妈添了不少麻烦,这大祸临头的时候,我要再添麻烦,那也太不是东西了。”说完,张臂松指,“嗖”地一箭就射出去了。

刘直坚持了挺久,但最终因为没粮,城破。

金兵在刘直那小院儿里找到了他,把他团团围住。

刘直嚷嚷道:“你们都给爷等着,还有两口爷就吃完饭了,等吃完,就又有力气杀你们了。”

金兵想,不对啊,这城里不是没粮了么?

正想着,刘直冲出来了,转瞬间砍倒两人,但很快就被乱刀砍翻在地。

血流满地,有金兵一刀把刘直的肚子给剖开了,胃里都是树皮。

刘直瞧瞧自己的肚子,嘴里喊道:“快哉!”

声音渐小,终不可闻。

人生如此,快哉!

摘自《不想讨好全世界》


特别阅读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终食
喜欢 (3)
[sp91@qq.com]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