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作真时真亦假

深度 网友推荐 3周前 (10-05) 59次浏览

假作真时真亦假

文/蒋曼

一次与先生拌嘴,事后仍愤愤不平。女儿在旁边可怜巴巴地问:“你真的不喜欢我爸爸?”我余怒未消:“对,很讨厌,不喜欢。”女儿认真地看着我,想了好一阵,给了一个严肃的建议:“你可以假装对他好。”我觉得很有趣。但依然用生氣的口吻说:“不行,假的就是假的,装不像。”女儿热忱地安慰我:“不怕的,装一装就变成真的了。我们小朋友就是这样,本来不喜欢一个小朋友,假装和她玩,玩着玩着,就真的喜欢她了。”假装的时间一长,就自然成为真的,小姑娘的童言中确实有天生的清透和通达。

《资治通鉴》中记载:春秋战国时期,魏王问孔斌,谁是天下的高士?孔斌说,世上没有完美无缺的人,如果退而求其次,鲁仲连勉强能算一个。魏王不悦,说鲁仲连总是强迫他做一些不愿意做的事,无非是为了做给别人看,此人表里不一,不是正直的君子。孔斌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作之不止,乃成君子。”意思是只要坚持不懈地装下去,装一辈子,也就成为君子了。

女儿和先贤有着同样简洁的哲学智慧,世人却常常在非黑即白的坚持中失去从容周旋的能力。时间不仅铸就永恒,也能让物换、让星移,真假交换。

《无悔追踪》是一个假装成真的现代版故事:教书匠冯静波表面上清高儒雅,是个颇有学识的知识分子;实际上他却是个潜伏的特务,只是一直没有等到上级的指令。30多年来,他一直被民警邻居肖大力怀疑、监视,只能以静制动。虽然他内心抵触新社会,却只能假装成正常的百姓,隐忍地生活。他不但躲过了多次险境,还因为乐于助人被评为区劳模。这真是一个奇妙的故事。因为必须装成一个新社会的积极分子,时间久了,就几乎忘记了自己的特务身份和政治立场,开始理解新社会、新时代,成为它真正的拥护者。

对喜欢万事泾渭分明的人来说,这倒不失为一个好的提醒:生活中,许多事并非界限分明,真实与虚假也能发生转化。如曹雪芹所说:假作真时真亦假。

装,我们可以理解为一种规范,一种约束。从行为习惯的角度讲,当人们长期坚持某种标准,不管是心甘情愿还是虚与委蛇,时间一久,终会自成习惯。人之初,性有善恶,我们总会按照世界的规则去克制自己自私脆弱的一面。这样的装,实际上是一种修为。

心理学家认为,为了保持认知平衡,人会想办法让自己言行一致,不然会因为认知失调造成紧张和扭曲。当我们努力装成某种样子时,我们会真的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

有句名言说得好:注意你的想法,因为它将成为你的语言;注意你的语言,它将成为你的行为;注意你的行为,它将成为你的习惯;注意你的习惯,它将成为你的性格。

摘自《时代邮刊》


特别阅读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假作真时真亦假
喜欢 (2)
[sp91@qq.com]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