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的小故事

为人间止疼

1

发布于 2022-11-05

文/朱成玉 一位诗人说,“亲爱的”这三个汉字,像三块烤红薯。 我觉得,一块红薯,一个人吃,比不上掰开来,两个人一起吃香甜。那是我与妻子婚后的第一个除夕夜,烟花绚烂之时,别人家在享用丰盛的年夜饭,我们却只有一块烤红薯。 第二个除夕,我们有18元钱。我们买来一张红纸,自己写对联,因为...

阅读(99)赞 (3)

父亲的摩托梦

1

发布于 2022-10-29

文/陈年喜 我很小的时候,有一回,听见父亲对母亲说出他压抑很久的心愿:“我要是有一辆摩托车就好了。”那是一个雨天的下午,门前的核桃树才展开叶子,梨树已开过了花,雨水让散落的花片褪色、消殒。那个下午,父亲大概从很远的地方回来,走了很长的路,他的双脚沾满了泥巴。我骑在一只板凳上跑马马...

阅读(81)赞 (1)

绝望过后的温暖

1

发布于 2022-10-07

文/路桂军 有一位来自河南的患者,病情确诊为乙肝肝硬化转为肝癌。他来找我时,癌细胞已经骨转移,出现全身疼痛的症状。 他问我:“我的疼痛有没有办法治疗?” “有办法,可以治疗。” “那我的病能好吗?” “病不一定能治好,但是疼痛肯定能止住。” “为什么我到了大医院,他们都说这病他们...

阅读(112)赞 (0)

夜里一杯水

1

发布于 2022-09-17

文/徐徐 有一次归乡,参加老同学聚会,不胜酒力的我喝多了,回到家中倒头便睡。 半夜口渴,嗓子难受,似乎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声:有水吗? 住在隔壁的母亲,立即送来一大杯温水。喝下后,我倍感舒适。 第二天,我问母亲:您不是一直耳背,听力不好吗?大半夜里,怎么能听见我要水喝呢? 母亲说:我...

阅读(134)赞 (4)

九字箴言

1

发布于 2022-09-11

文/李肇星 我出生在中国山东省山区的一个小村里,从小就不爱说话,见了爷爷奶奶也不叫,嘴不甜。后来我糊里糊涂地到了外交部工作,又糊里糊涂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天,时任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就是后来的国务院副总理、外交部长钱其琛通知我,让我做外交部发言人。我很紧张,我觉得发言人不就是去...

阅读(169)赞 (0)

母亲总是侧身坐

1

发布于 2022-09-09

文/李星涛 母亲不肯来打扰我们,独自一人住在老家,于是每个月我都要把她接到城里过几天。 在饭桌上,我注意到母亲总是喜欢侧身坐着吃饭。一开始,我以为是母亲患有颈椎病,侧身坐是为了减轻腰痛。可后来我去老家接她时,碰上她正在吃饭,一个人坐得很正,这让我有些不解。 “五一”的时候,我们兄...

阅读(123)赞 (1)

段子丨特别关注2022年第5期

1

发布于 2022-08-24

称呼 “王总,方便问一下公司什么时候复工吗?” “公司暂时解散了。” “嗯?倒闭了?” “是的。” “知道了,小王。” 五行山 等了500年,唐僧终于来到五行山下。 猴子:“师父,快救我出来吧。” 唐僧瞥了一眼猴子,默默地拿出手机,拍照片,发朋友圈:“路过...

阅读(266)赞 (0)

1

发布于 2022-08-15

文/温酒 盲人 “爸爸,”小男孩把手伸过头顶,“为什么他们都说,天是蓝的,草是绿的,我却什么都看不见?” “傻孩子,这是咱们家特有的传承。”男人蹲下,牵起男孩稚嫩的小手放在自己的眼眶边缘。那里,一段黑色的带子遮挡着他的视线。 “你看,爸爸也一样看不见。只有长大成人,不需要爸爸来养...

阅读(304)赞 (1)

被风吹过的夏天

1

发布于 2022-08-09

文/邓文静 六十年前,大暑那天,阳光像碎玻璃片,劈头盖脸地砸下来。祖母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去往县城的路上,脚步踏得沉重而坚定。 没有风,也没有蝉鸣,唯闻祖母呼呼的喘息声。祖母提着一个篮子,用白色的笼布罩住,里面是她刚做好的冰镇酸梅汤。祖母赶往车站,她听说祖父和情投意合的姑娘出远门,...

阅读(319)赞 (1)

愚蠢的善意

1

发布于 2022-08-09

文/老杨的猫头鹰 听过一个让人笑不出来的笑话。说是有个老大爷,老伴早些年没了,他退休之后就经常给自己的初恋写信,很认真地写,很认真地寄,每天心情都很美丽。 老大爷的儿子知道了,被父亲的做法感动,就费钱费力地到处登报寻找父亲的初恋,结果硬是把一个满脸是褶、头发斑白的老太太带到了父亲...

阅读(310)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