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一杯水

夜里一杯水

文/徐徐有一次归乡,参加老同学聚会,不胜酒力的我喝多了,回到家中倒头便睡。半夜口渴,嗓子难受,似乎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声:有水吗?住在隔壁的母亲,立即送来一大杯温水。喝下后,我倍感舒适。第二天,我问母亲:您不是一直耳背,听力不好吗?大半夜里,怎么能听见我要水喝呢?母亲说:我是耳背,但脑子没糊涂呀,知道你醉酒了,所以一夜都没敢合眼,竖着耳朵,听你屋内的……

九字箴言

九字箴言

文/李肇星我出生在中国山东省山区的一个小村里,从小就不爱说话,见了爷爷奶奶也不叫,嘴不甜。后来我糊里糊涂地到了外交部工作,又糊里糊涂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天,时任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就是后来的国务院副总理、外交部长钱其琛通知我,让我做外交部发言人。我很紧张,我觉得发言人不就是去说话、发言吗?我说我不行,最好别让我做。他说不行,你已经到外交部工作了,外交部……

母亲总是侧身坐

母亲总是侧身坐

文/李星涛母亲不肯来打扰我们,独自一人住在老家,于是每个月我都要把她接到城里过几天。在饭桌上,我注意到母亲总是喜欢侧身坐着吃饭。一开始,我以为是母亲患有颈椎病,侧身坐是为了减轻腰痛。可后来我去老家接她时,碰上她正在吃饭,一个人坐得很正,这让我有些不解。“五一”的时候,我们兄弟姊妹五个回老家去陪母亲。十点钟左右,各家都到了。母亲一边拿出瓜子、水果、小糖……

段子丨特别关注2022年第5期

段子丨特别关注2022年第5期

称呼“王总,方便问一下公司什么时候复工吗?”“公司暂时解散了。”“嗯?倒闭了?”“是的。”“知道了,小王。”五行山等了500年,唐僧终于来到五行山下。猴子:“师父,快救我出来吧。”唐僧瞥了一眼猴子,默默地拿出手机,拍照片,发朋友圈:“路过五行山,看山下压着一只泼猴,点赞过500就救,不急,在线等。”无业儿子刚学……

爱

文/温酒盲人“爸爸,”小男孩把手伸过头顶,“为什么他们都说,天是蓝的,草是绿的,我却什么都看不见?”“傻孩子,这是咱们家特有的传承。”男人蹲下,牵起男孩稚嫩的小手放在自己的眼眶边缘。那里,一段黑色的带子遮挡着他的视线。“你看,爸爸也一样看不见。只有长大成人,不需要爸爸来养你时,你才能看见,那时候,你的视力将比别人敏锐无数倍。”男孩重重地点头。十……

被风吹过的夏天

被风吹过的夏天

文/邓文静六十年前,大暑那天,阳光像碎玻璃片,劈头盖脸地砸下来。祖母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去往县城的路上,脚步踏得沉重而坚定。没有风,也没有蝉鸣,唯闻祖母呼呼的喘息声。祖母提着一个篮子,用白色的笼布罩住,里面是她刚做好的冰镇酸梅汤。祖母赶往车站,她听说祖父和情投意合的姑娘出远门,要去截住他们。祖母知道,祖父对父母包办的婚姻不满意,嫌弃只会埋头干活、大字不识……

愚蠢的善意

愚蠢的善意

文/老杨的猫头鹰听过一个让人笑不出来的笑话。说是有个老大爷,老伴早些年没了,他退休之后就经常给自己的初恋写信,很认真地写,很认真地寄,每天心情都很美丽。老大爷的儿子知道了,被父亲的做法感动,就费钱费力地到处登报寻找父亲的初恋,结果硬是把一个满脸是褶、头发斑白的老太太带到了父亲面前。从此以后,老大爷就再也没给初恋写信了,美好的晚年就这么毁了。这就是愚……

段子丨特别关注2022年第8期

段子丨特别关注2022年第8期

善变的证据小两口正吵架,女方说男方不专一,是一个善变的人,男方极力否认。邻居王先生忍不住了,敲开他们家的门,指着男方的鼻子说:“我可以作证,你一直是个善变的人。”小两口同时愣住了。王先生接着说:“这个月你都换了几次Wi-Fi密码了?”执着病一个男人得了棒球执着病,心理医生为他治疗。“事情坏透了,我完全睡不着觉。一合眼我就看见自己成了投手,或者满……

女人的不治之症

女人的不治之症

文/悦殊南美大毒枭艾斯科瓦尔是这样死的:本来已经成功越狱,可他冒险打开了一直关闭的手提电话,用5分钟时间安慰惊恐中的妻子。那个电话被警方监听到了,艾斯科瓦尔旋即死于乱枪之下。还记得看到这则新闻时,办公室里的女同事几乎忘记了艾斯科瓦尔的身份,惋惜之下纷纷问男同事:“如果是你,你会给妻子打这个电话吗?”男同事们则用不屑的口气说:“艾斯科瓦尔当时应该先跑到一……

皇冠治不好头痛

皇冠治不好头痛

文/老杨的猫头鹰一个直播带货主播的焦虑是:“一旦我停播一天,粉丝可能就会被另外九千九百九十九场直播吸引,第二天不来看我了。”一个微博大V的焦虑是:“以前一个段子好几万赞,现在就几百个了,而且一发微博就掉粉。”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的焦虑是:“这次考了第一名,下次不是第一名可怎么办啊?”一个考研失败的女生的焦虑是:“要么是留在家乡,由父母来安排工作、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