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海拔”体质与“高海拔”风景

“低海拔”体质与“高海拔”风景

文/李筱懿多年前我去铁力士山,出发前导游问大家是否有高原反应。其实我有一点,但我觉得山峰海拔不到4000米,不是很高,还有缆车,所以没吭声,跟着去了。缆车上升的时候我已经觉得很不舒服,在山顶待了5分钟,便头晕不已。我不想影响周围人欣赏风景的心情,只能尽力忍住。身边不时传来各种惊叹声,为了一朵壮观的云或者一座泼墨画般的山峰我丝毫感受不到这些美。我闭着眼……

胜负谁先

胜负谁先

文/范一直以培养围棋人才著称的日本木谷道场,其创办人木谷实有个小故事。某日,他的两个弟子下了两盘棋,各胜一局。弟子甲汇报:“我今天一胜一负。”弟子乙也说:“我同样是一胜一负。”木谷实问清具体情况后,对乙说:“你不是一胜一负,而是一负一胜。”弟子乙说:“反正每人各赢一盘,’一胜一负’,和’一负一胜’有啥区别?”木谷实严厉地指出:“如果今天实行的是单淘……

看点丨特别关注2022第6期

看点丨特别关注2022第6期

看脚下老和尚和小和尚下山去化缘,回到山脚下时,天已经黑了。小和尚看着前方,担心地问老和尚:“师父,天这么黑,路这么远,山上还有悬崖峭壁、各种猛兽,我们只有这一盏小小的灯笼,怎么才能回庙里去啊?”老和尚看看他,平静地说了三个字:“看脚下。”改变的过程就是这样,我们心里有目的地,可是在行动上,只能看清脚下。也许有一天回过头会发现,走着走着,自己已经走得很远……

贪官不准死

贪官不准死

文/庄锦烁康熙帝创造了一个“太平盛世”,但同时也创造了腐朽不堪的政治面貌,到雍正帝接任的时候,国库已经亏空得非常厉害。雍正帝明白,所谓的“太平盛世”只是“以腐养安”养出来的假象罢了,国家的税收经过各级官员的层层贪污,到了国库的时候往往已经所剩无几。雍正帝视察国库时,看到那区区几百万两白银,顿时拍案而起:“蛀不治,禾安芾?”雍正帝决心下大力气治理官场腐败……

希特勒的袜子

希特勒的袜子

金姆•艾德里安 文 邵静怡 译在一张摄于1945年5月2日的照片中,一名酷似阿道夫•希特勒的中年男子躺在柏林总理府花园的碎石堆上。他的头部被击中,尸体被苏维埃反间谍特别行动机构(又名施密尔舒小组)发现。死者牙刷一般整齐的小胡子、独特的对角线式分头,以及那又薄又不带笑意的双唇,都向这些苏联间谍们间接证明了这就是希特勒的尸体。接下来,有个人仔细打量了……

名言造假

名言造假

文/张佳玮我小时候,老师教导我们,写作文常得引用名人语录。名人语录像陈年火腿,味道醇厚,身份尊贵,借味做菜,起头收尾,无不应验。然而那时候人们的观念比较保守,只允许引用圣贤语录,孔孟可以,韩愈、苏轼等也行,王阳明就得斟酌了,至于希特勒、李鸿章、蒋介石、曾国藩这类人物,其语录是断断引用不得的。语录不敷使用,怎么办?编。随便来几个:“高尔基说过,粮食是穷……

纽约的个性

纽约的个性

文/骆以军木心曾经用几个小故事,描述纽约的个性。第一个故事,木心说,有一回他在纽约一个很大的超级市场,正要从这个市场出来到停车场,就看到了一个典型的美国白人老太太,八十多岁的样子,背驼到与双腿几乎呈直角。她推着超市里的菜篮车,里面放了一点蔬菜,非常慢、非常慢地向前移动。她有一辆很大的休旅车停在那儿。两百米左右的短短一段路,这个老太太步履蹒跚,竟然走了……

和年轻人拼什么

和年轻人拼什么

文/李尚龙我曾经被人问,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老的?其实这些天,我心里有了答案:是从计算得失时开始变老的。计算得失不算是坏事,小孩子才谈爱恨,大人只计算代价。“90后”很多已经是职场的中流砥柱,许多人升到了经理级别,也有些人甚至都创业成功了。他们虽然上有老下有小,虽然脱发,虽然时常低迷,虽然一天天大醉后萎靡不振,虽然一周难得锻炼一次,虽然莫名4点醒了睡……

秩序的根基

秩序的根基

文/景凯旋意大利小说家卡尔维诺写过一个故事《黑羊》,这个国家的所有人都是小偷,每到傍晚时分,他们就出门去邻居家偷窃东西,同时别人也来他们家行窃。如此循环往复,每个人家都是有得有失,没有一个家庭是不幸的,“他们就这样幸福地居住在一起”。显然,要保持这种平衡,就必须将互害视作公众伦理和生存方式。假如只有一个人是小偷,偷窃就不可能成为公认的道德法则,但假如有……

撒谎和误导的话术

撒谎和误导的话术

文/和菜头演讲术是真实社会生活所需,会上升成为一种技能。为了增加说服力,在演讲中使用撒谎或者误导作为技巧,是很常见的。误导不单是在演讲里会见到,在媒体报道里也很常见。为什么今天的社会新闻总是会不断发生所谓“反转”?原因就是媒体每次都披露出部分事实,根据这部分事实,人们会做出错误的判断,得出错误的结论。再过几天,媒体再披露出部分事实,人们就不得不再去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