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淡了


文/张君燕

阿婆坐在门前晒太阳,路边一辆车里有人向她招手。

车里女子开门下车,抱着一个孩子向阿婆走来。孩子只有两三岁的样子,在女子怀里哭闹不止。

女子问阿婆,能不能给孩子点吃的?

阿婆笑了,别的没有,吃的还是可以管够的。阿婆转身回屋,不一会儿,端出一碗水蒸蛋和一碗鸡蛋面,水蒸蛋滑滑嫩嫩、香香软软;鸡蛋面色泽鲜亮、面条筋道。女子先喂孩子吃了水蒸蛋,自己又狼吞虎咽吃了鸡蛋面,连汤也喝得干干净净。

放下碗,女子面带愧色,说自己没带现金,想用手机扫码给阿婆钱。或者,等下次路过,再来给钱。阿婆连连摇头,一碗饭而已,哪能要钱?不必挂在心上。就这样,女子带着孩子离开了。

阿婆在门前的椅子上坐下来,接着晒太阳。眉头微微皱着,似乎有什么心事。

旁人问阿婆在想什么,是不是怀疑女子撒了谎,故意不想给钱?或者女子不懂礼貌,没有跟阿婆道谢?要不就是在猜测女子究竟会不会再来?

都不是。阿婆摆手。我常年饮食清淡,刚才按照自己的习惯放的盐,人家会不会觉得味道淡了?

摘自《演讲与口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特别关注 » 味道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