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丨特别关注2022第6期

人生感悟 网友推荐 3个月前 (06-26) 464次浏览

看点丨特别关注2022第6期

看脚下
老和尚和小和尚下山去化缘,回到山脚下时,天已经黑了。小和尚看着前方,担心地问老和尚:“师父,天这么黑,路这么远,山上还有悬崖峭壁、各种猛兽,我们只有这一盏小小的灯笼,怎么才能回庙里去啊?”老和尚看看他,平静地说了三个字:“看脚下。”
改变的过程就是这样,我们心里有目的地,可是在行动上,只能看清脚下。也许有一天回过头会发现,走着走着,自己已经走得很远了。
只有主客之分
宋朝时,一位姓徐的官员被朝廷派往杭州为官。一天,一名姓张的小吏前往他家拜访,他以接待贵宾的礼节请小吏就座。正在这时,一名书吏从外面进来,见此场面,急忙避开。客人离开之后,书吏走进来,对这位官员说:“那个小吏只是你的下属,受到如此体面的接待,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官员答道:“在公府,人有地位高低之别;在家里,则只有主客之分。对我们这些身居要职的人来说,只要做到清正廉洁,下属就会敬服,何必用骄横与威势来镇压他们,以树立自己的威信呢?”

让自己成为冠军
想想你生活中那些积极乐观的人、那些你非常尊重的人。这些人中,你最看重他们哪些性格特质?胸有成竹?专心致志?泰然自若?竭尽所能?抑或其他。其实,那些别人身上你所
欣赏的心理特质同样隐藏在你自己身上,有待你充分挖掘出来。
如果你能发现别人的某个优点,那么你自身或多或少也拥有那个优点。因为只有具有相似特征的人才能看到别人身上的这些特征。与其模仿这些特质,不如试着把自己积极的一面和优点充分展现出来,成为冠军。

越忙越高效
作为老师,我发现越是忙得没有时间的学生,越表现出学习成绩好的倾向。班级里名列前茅的学生,学校参加的也多是要求严格的社团,并且很多学生都为自己有能力参加这样的社团而感到自豪。有些社团要求很严格,每天训练非常忙碌,社团活动能让人感觉到学习时间是有限的。因为参加社团活动占用了时间,所以只能抓紧现在的每分每秒去学习,这种紧迫感会让学生在不知不觉中形成短时间内集中精力的好习惯。

迷信里看不同
鲁迅在《〈如此广州〉读后》里讲到,迷信也有不同。广州有“店家做起玄坛和李逵的大像来,眼睛里嵌上电灯,以镇压对面的老虎招牌”,当然是一种迷信。但在鲁迅看来,都是迷信,江浙人用的是求平安、暗诅咒等“精神胜利法”,广州人的公开叫板“迷信得认真,有魄力”。
所以,鲁迅认为:“广州人的迷信,是不足为法的,但那认真,是可以取法,值得佩服的。”

把自己逼上梁山
杨志是《水浒传》中蛮特殊的一个角色,无论做什么事,几乎样样搞砸,还把责任全部推给别人,总在自怨自艾。
同时他的天性中又存有戾气和狠劲。譬如他在卖刀时,遇到泼皮牛二找茬儿。就杨志的身手,明明分分钟就能摆平对方,可他表现得非常软弱,这就给了牛二一种“此人好欺负”的错觉。最后,杨志还是把牛二给搠死了。
有人由此感慨:“别人是被仇家或官府逼上梁山的,杨志则是自己把自己逼上梁山的。”

怕亡,不怕死
临终患者的基本需求排前三位的是:“我可以死,但是不要让我痛苦地死。”“我可以死.但我希望自己走的时候有尊严。”“我可以死,但我不希望孤独地死,最好能被至亲紧紧抱在怀里。”
从中国传统文化来说.“死”和“亡”是不一样的。“死”是安静了、静止了、没有生机、没有活力、停止了;而“亡”呢,是被忘记的意思。
考虑过生死的人,百分之八九十都说“怕亡,不怕死”。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死后,墓碑上总是写“万古流芳,名垂青史”,他就怕被忘记。如果一个人逝去以后不会被忘记,他会觉得很有意义,对死亡的恐惧也会少一些。

收入差距与出轨概率
美国社会学家克里斯汀・穆希揭示了夫妻的相对收入差异对出轨行为的影响:如果夫妻两人的收入比较接近(即男性的收入是女性的1~1.5倍),婚姻关系就会比较稳定。但是超过1.5倍之后,特别是当男性的收入占到整个家庭收入的70%时,男性出轨的比例就开始上升。
不过,在收入为零的男性中,出轨的比例占到了15%;反过来,如果女性做全职太太,男性挣钱养家,女性出轨的比例是5%。

半球理论
任何一个男人或女人,在婚姻社会上都只是个半球,必须捏合在一起才能滚动。但问题是,男女的直径不一,很难保持一致。如果直径差距不大,完全可以磕磕绊绊地往前滚,滚着滚着棱角就磨平了,滚起来就舒服一些;如果直径相差过大,无论初始力有多大,滚着滚着就滚不动了,只好一拍两散,
另觅新人。两人直径完全一致极为罕见,据说天下有一见钟情、一生没有拌过嘴、同日拉手升天者,此乃神仙。
一个人的半球是否坚强,有赖于个人的修养及对方的帮助,所以两个人能不能很好地“滚球”,实际上是一场人生修炼。

谁摇了罐子
如果你把100只黑蚂蚁和100只红蚂蚁放进同一个玻璃罐子里,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但是如果你捧起罐子,用力摇晃,再把它放在桌子上,就会看到,里面的蚂蚁开始互相残杀。
红蚂蚁认为黑蚂蚁是敌人,黑蚂蚁认为红蚂蚁是敌人,而真正的敌人其实是摇罐子的人。
人类社会也是如此。
在冲突发生之前必须认真思考一个问题:谁摇了罐子?

餐厅与你的关系
餐厅大多是先用餐后付钱,需要先付钱的餐厅,一般都是廉价的快捷餐厅。
先付钱还是后付钱,这取决于餐厅想跟你建立的是功能关系还是感情关系。如果一家餐厅是功能性的,只是给你填肚子用的,那么餐厅不需要跟你建立感情关系,你一点完餐,他们就要你付钱。但是高级餐厅希望跟你建立感情关系,希望你对他们有所依恋,是一个常客,如果一点完餐就要你付钱,就太冷冰冰了。

空船心态
道家有一则故事:河道中若有一艘空船冲向你的船,你可能不会生气,但如果船上有人掌舵,你就生气了。
当有人疏忽你或伤害你,你可以练习将他们的不友善视为他们内在紧张和挫折的病症,这种病症来自他们与自己内在的失联。
驾车近距离尾随你并向你叫骂的人,只是表现出他内在的骚乱而已,他有太多痛苦和压力,以致扰乱了自己的意识。他把痛苦一股脑儿抛给你,只是想减少紧张,寻求内在舒缓。
如果你耿耿于怀,就是让对方的骚乱进入你的世界毒害你;如果你不在意,就摆脱了受害者的心态。

朋友的基因会和你很像
长期追踪比对后发现,朋友之间的基因相似程度,比随机配对的路人要高上不少——平均相似度约是夫妻间的三分之二。这反映出基因和社会背景对很多方面都会产生影响,并且左右着我们的选择,甚至包括交朋友。
研究证实,不敢吃香菜,其实是基因在作怪(OR6A2基因会让人觉得香菜有股肥皂味)。所以如果讨厌香菜的人一起筹组一个反香菜阵线,自然也可以说是受到基因的影响了。
照这样看来,史上最经典的恋爱难题——“他是不是只把我当成普通朋友”,说不定只要验个DNA就能解决了。

喜欢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