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人在,心不冷
  • 两个问题选对象
  • 老农的文采
  • 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 母亲
家风故事

家人在,心不冷

家人在,心不冷
文/曹春雷祖母在世时曾说,冬天啊,冻懒人,不冻勤快人。说这话时,她正在院里扫地,扫完了,又磨菜刀,喂鸡喂鸭……甚至提起镐来,颤颤巍巍地要劈柴。五婶见了,喊着“娘哎”夺过来。我们几个孩子却在屋檐下,袖手,缩着身子,一个劲儿嚷着冷。祖母说:”你们几个跑到村口去,摸摸那棵老槐树再回来,我给你们好东西吃。”说着,拍拍她的衣兜。我们知道,那是糖,就呼……继续阅读 »

3天前 2个赞

经典语录

两个问题选对象

两个问题选对象
文/李玫瑾想知道恋爱对象可不可靠,问两个问题就够了——你家里老人都好吧?你爸妈关系挺好吧?为什么第一个问题是问对方家里老人的情况呢?因为,从老人现在的状况可观察到一个人家里很多隐秘的东西。首先,人们大多二三十岁谈恋爱,父母这时候一般是五六十岁,家里的老人应该是七八十岁。如果对方家里的四位老人即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健在,说明这家人的遗传基因不错。……继续阅读 »

4天前 4个赞

经典语录

老农的文采

老农的文采
文/乔凯凯早年,作家许地山与几个朋友到乡下采风,在一处农舍外看到几棵白杨树,这几棵白杨树长得很好,粗壮又笔直,而且很高大。有人便提议,用一句话来描述白杨树的高大。片刻之后,有人说“白杨树高耸入云”,有人说“鸟儿在白杨树的枝丫间嬉戏”,有人说“风筝的线放到了极致,才能与树叶一起起舞”。许地山想了想说:“我爬上房顶,想摘下一片树叶,恼人的是手臂不够长。”一……继续阅读 »

5天前 3个赞

经典语录

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文/龙哥聊点啥老子说:天道无亲,常与善人。意思是天道对于每个人是没有亲情的,他只会照顾那些顺应天道的人,这个善呢,指的是遵循天道的意思。就拿年龄来说吧,年轻的时候,你要拼命挣钱,从而换来天道酬勤的结果,而中年的时候,你就不能过分拼命了,需要劳逸结合,否则呢,就可能中道而别。在45岁到55岁这十年,如果你身边出现了这些征兆,说明老天爷并没有抛弃你。第一……继续阅读 »

6天前 3个赞

家风故事

母亲

母亲
文/黄灿然在凌晨的小巴上,我坐在一位五十来岁的女人身边,她略仰着脸,靠着椅背,睡得正甜。她应该是个做夜班的女工,家里也许有一个正在读大学或高中的儿子:瞧她体格健壮,神态安详,看上去生活艰苦但艰苦得有价值,而且有余裕。我的灵魂一会儿凝视她的睫毛,一会儿贴着她的臂膀,一会儿触摸她的鼻息。啊,她就是我的勤劳的母亲,这就是母亲二十年前做制衣厂……继续阅读 »

7天前 2个赞

感人的小故事

夜里一杯水

夜里一杯水
文/徐徐有一次归乡,参加老同学聚会,不胜酒力的我喝多了,回到家中倒头便睡。半夜口渴,嗓子难受,似乎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声:有水吗?住在隔壁的母亲,立即送来一大杯温水。喝下后,我倍感舒适。第二天,我问母亲:您不是一直耳背,听力不好吗?大半夜里,怎么能听见我要水喝呢?母亲说:我是耳背,但脑子没糊涂呀,知道你醉酒了,所以一夜都没敢合眼,竖着耳朵,听你屋内的……继续阅读 »

1周前 (09-17) 4个赞

感人的小故事

九字箴言

九字箴言
文/李肇星我出生在中国山东省山区的一个小村里,从小就不爱说话,见了爷爷奶奶也不叫,嘴不甜。后来我糊里糊涂地到了外交部工作,又糊里糊涂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天,时任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就是后来的国务院副总理、外交部长钱其琛通知我,让我做外交部发言人。我很紧张,我觉得发言人不就是去说话、发言吗?我说我不行,最好别让我做。他说不行,你已经到外交部工作了,外交部……继续阅读 »

2周前 (09-11) 2个赞

经典语录

书中锦句丨特别关注2022年8期

书中锦句丨特别关注2022年8期
每个离乡的人,其实都是一粒被寄出的种子,故乡是发信地,远方是收信人。那粒种子或许在远方落地发芽生根,或许一直等待着机会重新回到熟悉的土壤中再苏醒过来,长成一棵故乡的植物。——韩浩月《故乡的地址与种子》人世间就这样,池塘大了,水就深了,水深了,鱼就多了,大鱼小鱼,泥鳅黄缮,乌龟王八,螃蟹龙虾,鲜的腥的,臊的臭的,什么货色都有。——麦家《人生海海》眼泪……继续阅读 »

2周前 (09-11) 2个赞

感人的小故事

母亲总是侧身坐

母亲总是侧身坐
文/李星涛母亲不肯来打扰我们,独自一人住在老家,于是每个月我都要把她接到城里过几天。在饭桌上,我注意到母亲总是喜欢侧身坐着吃饭。一开始,我以为是母亲患有颈椎病,侧身坐是为了减轻腰痛。可后来我去老家接她时,碰上她正在吃饭,一个人坐得很正,这让我有些不解。“五一”的时候,我们兄弟姊妹五个回老家去陪母亲。十点钟左右,各家都到了。母亲一边拿出瓜子、水果、小糖……继续阅读 »

2周前 (09-09) 1个赞

人生感悟

“低海拔”体质与“高海拔”风景

“低海拔”体质与“高海拔”风景
文/李筱懿多年前我去铁力士山,出发前导游问大家是否有高原反应。其实我有一点,但我觉得山峰海拔不到4000米,不是很高,还有缆车,所以没吭声,跟着去了。缆车上升的时候我已经觉得很不舒服,在山顶待了5分钟,便头晕不已。我不想影响周围人欣赏风景的心情,只能尽力忍住。身边不时传来各种惊叹声,为了一朵壮观的云或者一座泼墨画般的山峰我丝毫感受不到这些美。我闭着眼……继续阅读 »

2周前 (09-09) 1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