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穷困时的欢乐

穷,真的不可怕。记得在纽约读书的时候,和一批画画的留学生认识了。 那天,阿橘说要到我的住处洗澡,他们房子里供暖设备坏了。我说,没问...

心里的钩子

门罗的小说《忘情》很动人,故事冗长,只截取一段来说:一个女图书管理员收到一封信,是一个饱含深情的小伙子写的,他在参加战事。他说他参...

不把坏消息告诉他

爸爸不停地小便,有时候,二十分钟就一次,白天晚上都是这样。他的后腰疼得让他无法忍受,所以,他坐在那里比平时更加不敢动弹。止痛药还是...

我们都是母亲的天敌

零岁 他在母亲腹里,把母亲折腾得不得安宁。母亲忍住,柔柔地抚摸着肚里的孩子,幸福地想,这一定是个男孩,以后劲儿大着呢。 出生时,母亲...

父亲与成年儿子

建筑师黄永洪有一次谈到他和父亲的关系。 他小时候,父亲是传统的严父,孩子们几乎难得看到他的笑容,总像老鼠见猫似的能躲就躲。他读书工...

缘分

在悉尼上学的时候,经常和一个在新闻写作课上认识的上海女生一起回家。她告诉我,她喜欢上了一个香港男人。他们在悉尼市中心一家港式酒楼认...

让财产背着全家逃生

1940年7月的一天深夜,俄国赤塔州的一户犹太人家里正在举行一次特别的家庭会议,户主伊扎克卡曼德压低声音对全家人说:我们虽然在这里生活了...

品位到底是啥

巴尔扎克是个俗气的胖子,每当拿到预付稿费,他便迫不及待去搞花里胡哨的装饰,勾搭贵妇人。同时代的诸位都觉得他没品位,甚至对他推崇不已...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下一页
  • 末页
  • 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