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深夜来电


亲情

有人说他从此不再关机,因为他的父亲有手机了。随时等候父亲来电,这心意无疑是好的,可大多数父母的手机或座机是用来接电话的。

他们不习惯打电话,如果打电话像提审,他们总是希望被我们提审,很多时候,地遥天远,他们总觉得我们在忙,怕影响我们的工作。休息时间呢,怕打扰我们休息。他们总觉得给我们打个电话是打扰。

我们打个电话,无非是上言加餐饭,至于下言长相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千人一面地问:“吃了没?”答吃了。”问:“吃的啥?”答:“米饭或者别的。”末了,问一下天气,天热开电扇或空调,天凉加衣服。大约就是这个样子。

有一年黄昏,我打家里电话,没人接。照常理,我妈这时或者在吃饭,或者在做饭,或者在洗碗。可那天我打了很多次,没人接电话。那时父亲正在住院,联系不上别人,我就继续打,持续打。直到一个小时后,电话接通了,是婶婶接的。她说我妈晕倒了,尿了裤子,现在扶回床上。我妈接过电话说:“没事,睡一觉就好了……”声音很小。

我立刻跟老家亲友联系。几个小时之后,救护车接走了她,是脑溢血。事后,我想,如果我不持续打电话,我妈就那样睡一夜,可能就睡过去了。

曾子去砍柴,忽然心跳得厉害。他赶紧回家,问母亲怎么了。母亲说,家里来了客人,我不知怎么办才好,咬了一下手指。这故事有点神乎,无非是说母子连心,可在生活中,靠感应有点不靠谱,最要紧的是掌握父母的生活规律,定时定点地联系。

有位朋友说,她爸有手机,天天揣在身上,可几乎没有给她打过电话。有一天深夜,电话忽然响了,她从睡梦中惊醒,一看是父亲的,心提到嗓子眼儿。接通之后,却没有人说话,她甚至听见几声猫叫……她想,莫非是父亲喝多了,倒在外面不省人事?可为什么会打电话呢?她心乱如麻。

忽然,一阵猛烈的鼾声响起来,一声高过一声,忽而又弱下去,夹杂着父亲的咂嘴声,接着再次高起来......她的心慢慢缓下来。她想,一定是父亲把手机放在床头,翻身压着手机了。

那个深夜,她听了很久很久父亲的鼾声,后来,默默流泪。她说,那一刻,很安宁,很踏实,父亲睡着了,有呼有吸,天亮了,会醒来。有什么比这个更要紧呢?

一龙摘自《智慧女性》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