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人死了有什么用


深度阅读

我的老家杠子街曾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习俗。

一个人在路上走着,不幸被车撞死,肇事司机逃逸,找不到下落,死者的家属便以白布裹尸,用担架抬着,置于路边,同时在路上横一条满是长钉的圆木,拦截过往车辆。车子停下来,便有家属上前跟司机解释,家中不幸,突遭横祸,请过往司机不拘多少,帮忙凑一笔安葬费,说罢便指向不远处的白布。于是,往往话还没说一半,老成的司机便摸出几张纸币,塞进对方手里,不赶路的时候还要多问几句,以表安慰。

很多年前,我遇到过一次,据说死者是一个年轻的姑娘,负责收钱的人应该是死者的远亲,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悲伤。旁边有很多人,抬圆木的,拦截车辆的,什么也不干就站在那里壮声势以及看热闹撑场子的,只有白布旁的两个老人,大约是死者的父母,木木地坐在那里,呜呜咽咽,已经哭不出声音,眼睛里全是那种世界坍塌了的绝望。

拦车,要钱,放行,这套流程轮到我们车的时候发生了点波折。我们车上的司机很年轻,应该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被拦下来后满脸茫然地看着对方,对方指着不远处的遗体解释了一遍,他了解了事情经过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也要给钱。这个较真的小伙子刚上道不久,脾气不好,骂骂咧咧:你家死人了关我鸟事?又不是我撞的,我为什么要给钱?

死者家属见状便不说话了,那圆木也并不挪开。空气中便有一种无声对峙的悲壮,等到后面的车堵上来,愤怒地按着喇叭,旁边就有司机帮腔:人家都死人了,你怎么这么冷血,十块钱拿不出来啊?

最终小伙子屈从了众人,没好气地丢出一张票子,于是两侧负责挪动圆木的人便迅速放行。接下来一路上他都愤愤不平,我猜并不是因为损失了十块钱。他只是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为别人的错误埋单?

我从前也觉得他冷血,后来等我大了些,心里也开始有了疑问,然而并不敢坦然地问出,似乎觉得问出来有损自己的慷慨,直到我意识到这种慷慨是建立在要旁人付出的角度上,这让我觉得羞耻。

后来我到了外地,才发现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上演。一个小姑娘在超市偷了块巧克力被发现,被母亲训责后跳楼,愤怒的人们围攻了超市,逼着老板签下巨额赔偿协议。人们打着死者为大的旗号,攻上道德的高地。我想,那个姑娘跳下去的时候一定心怀羞愧,糟糕的是,她的死并未为她挽回些许尊严,反而成了赔楼的筹码。

不能有尊严地活着,也不能有尊严地死去。

这时常让我觉得害怕。

法度明明高高在上,可是很多时候却要让步于情绪。愤怒的人群索要着说法,悲伤的面孔写满了算计,死亡变成挑动情绪、达成目的的有效方式。一片喧嚣之中,没有人肯看一眼真相,息事宁人比什么都重要。

于是有了碰瓷,有了医闹,有了抬着棺木堵在大门口的人群。死者创造了入土前的最后一笔价值。

很多时候,有些人是不讲道理的,并不是因为不懂,而是装傻能换来更多的利益。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大家都懂这个道理,只是没有人会去问这背后的逻辑是否正确。当情绪和法理搅在一起,更多人喜欢做的事情是让水更浑,以便捞鱼。

摘自《回忆不在照片里》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