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让人震惊的故事


人生感悟

古希腊剧作家埃斯库罗斯的《奥列斯特》三部曲里,有一个让人震惊的故事。

在古希腊,克丽达妮斯特拉为了她的情人亚格斯都士,杀死了自己的丈夫阿伽门侬,而她和阿伽门侬所生的儿子奥列斯特,又杀死了自己的母亲,为父报仇。

这个案子被告到神那里,引起了很大争论。

代表母权制的依理逆斯神认为,夫妻间没有血缘关系,因此杀夫是可赎之罪;儿子和母亲的血缘关系极其亲密,所以杀母是非判死刑不可的。

但是,代表新兴的父权制的阿波罗神和雅典娜神认为,杀夫是十恶不赦的死罪;而因为母亲杀死了父亲,所以把母亲杀死,只不过是报了父仇,为神执行了法律而已。他们强调,奥列斯特杀死的是母亲,却并不是自己的血亲,因为一个人的血缘只同父亲有联系。他们认为自己并不是母亲所生,而是父亲所生,“父亲没有母亲也能生育”,母亲只不过是把父亲的种子在自己的身体里储存了一段时间而已,真正决定人生命的是父亲,而不是母亲。

最后,帕拉斯神以仲裁者的身份裁决奥列斯特无罪。

在今天的人们看来,这是极其荒唐的,在人类的童年则是一件极其重要且“进步”的事件,它构成人类向新的父权文化(亦即当下的文明)过渡的必经阶段。

另一个故事,是19世纪法国著名小说家梅里美的短篇小说《马铁奥•法尔哥尼》,它曾使我异常震惊。

马铁奥•法尔哥尼是法国科西嘉附近著名的神枪手,在当地拥有无上的光荣。强盗齐亚尼托•桑比埃洛逃到马铁奥家门口时,马铁奥的儿子小福尔图纳托索要了五法郎藏起了他。然而,巡逻队准尉出的价钱是一只银质挂表,小福尔图纳托出卖了他。

正在这时,马铁奥出现了。当他了解了真相后,等巡逻队走远,带着儿子来到一处松软地,让儿子祈祷,念完了所有能念的经文,一枪将儿子打死。

妻子被枪声惊吓而奔跑过来喊道:“你干什么?”

他则说:“伸张正义。”我当时读完这个故事,仿佛真的听到了那一声枪响,而且觉得打死的不是马铁奥的儿子,而是我心中的某一个地方。梅里美生活的时代,正值法国社会道德丧乱,他想用这一枪开启人们重建道德的序幕。

这两个故事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词汇:道德。道德是人类社会独有的法律。事实上,这也正是人类数千年文明史中最核心的内容。所有的善都是正面的道德,所有的恶则是道德所惩罚的。所有的宗教都自认为代表了真正的善,所有的哲学则在寻找人世间真正的善。

摘自《爱与性的秘密:徐兆寿性文化随笔》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