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活在趋势里


趋势

有一个传闻,说王石请马化腾吃饭,席间,王石说:“小马啊,你应该学学我,爬爬山,留留学,多好啊,这样有利于人的进步。”马化腾翻了翻眼皮说:“我如果到哈佛大学留学一年,回来后腾讯这家公司在不在我都不知道了。”

江湖传闻当不得真,但我相信马化腾真就是这么想的,因为我听过马化腾的现场演讲。马化腾说: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每一年我都觉得这个公司快完蛋了,但是我们都挺过来了。”没错,当基础设施完工之后,包括腾讯这样的公司在内,它们都要逃亡,向哪儿逃亡?向趋势逃亡。腾讯公司跟我们面临的处境是一样的。如果马化腾到哈佛大学读一年书,把公司交给别人,可能公司真的就完了,所以巨头有巨头的恐慌,这是第一笔账。

第二笔账,你以为巨头一定能挣得到垄断利润吗?不见得。有时候,垄断固然会获得垄断机会,反而挣不着钱。比如说19世纪的美国,70%的投资都跟铁路相关,但是铁路建成以后,铁路公司反而不挣钱,机会上的机会——运输公司把这个钱挣了。甚至后来有一段时间,大家开始讨论是不是要把铁路公司收归国有。

基础设施经常会面对这样的命运。比如,马云把淘宝这个平台搭建好后,对淘宝商户说:“你们挣这么多年钱了,我是不是也得分点儿?”这是前两年的事,很多人还记忆犹新。一帮小散户就不干了,要跟他玩命。马云气死了,从美国回来的时候说,要在心里写五个“忍”字’才能跟他们说话。

我再跟你算第三笔账,不要看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在国内膀大腰圆、财大气粗,在国际互联网竞争当中,这些巨头迟早要碰到更大的巨头,什么谷歌、脸谱、亚马逊。根据互联网进化论,整个人类未来会拼接成一个大脑,所有的神经系统只能有一家独大,赢家通吃。你对国内这几家巨头还有那么大的信心吗?他们的胜算其实也未必很大。所以说,如果未来还有一场血战的话,你真的愿意去当那个巨头吗?

说到这儿,我突然想起一个段子。有人问米开朗基罗:“你雕刻的大卫真的好漂亮啊,你怎么雕刻出来的?”米开朗琪罗说不难啊,因为大卫就在那块石头里,你只要把不是大卫的那部分去掉,它不就是大卫了吗?”这就是一个艺术家式的回答。如果我们坚信未来的互联网会形成一个全新的人类大脑,那它现在的进化中就有一些规律可循。我们现在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就是存活在这个趋势里,把不是这个趋势的东西去掉,这就是我们最聪明的生存策略。

摘自《亳州晚报》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