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读出滋味


晚唐

我现在喜欢晚唐的诗。近日,读到一个故事:一个叫罗隐的诗人,有一次进京赶考,路过钟陵县(今江西省进贤县),结识了颇有才思的歌妓云英。约莫十二年光景,他再度落第路过钟陵,又与云英不期而遇。云英还是那样漂亮,但仍未脱风尘。

云英一见面就惊诧地问:“罗公子何以现在还是白衣?”

罗隐不胜感慨,写了一首诗相赠:

钟陵醉别十余春,重见云英掌上身。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女的很同情男的,男的也很同情女的,两个人即便没有抱头痛哭,至少也是相对叹息。我每次读到这样的诗,都有一种苍凉之感涌上心头,尤其在秋叶飒飒或者秋雨连绵的时候读这样的诗,都有一种潸然泪下的感觉。罗隐这个时候不是怨恨社会,也不是怨恨别人,他把对社会和别人的怨恨,化作对自己的嘲讽或者说是反省,而这种反省多少带有一点苦涩的调侃意味,这就是晚唐诗歌的特点。他在经历苍凉世事以后,回首往事,深感无奈,只能自蝴。年龄大一点的人读这样的诗,别有滋味。比如你和十年前的女朋友约会,她已经嫁了,而你可能熬到五十岁才熬成一个调研员,两个人如果喝茶,就是以茶代酒;如果喝酒,就是再喝一杯,不免感慨一番。

我觉得读书一定要读这种能够抒发自己郁闷的书,这才叫会读书,才叫读书读出了滋味。

摘自《文源讲坛:2016年讲座精选》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