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感性与理性的民族


德国

日本和德国同样被美军占领,这两个国家对占领军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日本人特别服美国人,只要是美国人说的话,日本人都觉得是对的。可能日本在军国主义的统治下,过得太苦,对日本人来说,与其说是被美军占领,不如说是解放了。左派和右派的文章也可以发表,就连美国推行高压政策,审查日本的报纸,涂掉富士山的符号,日本人都没什么怨言。后来,因为朝鲜战争,麦克阿瑟被杜鲁门撤职、离开日本的官邸时,20万日本老百姓冒着雨,从麦克阿瑟的官邸排队到机场,全体高呼“感谢大元帅”。

有一本回忆录里写,日本的老师给小学生布置作业,要每个人写出自己最崇拜的人,有的小学生写了天皇,觉得不太对,赶紧改成麦克阿瑟。全班的作业收上去之后,皆大欢喜,每个小学生都写自己最崇拜的人是五星上将、大元帅——麦克阿瑟。

德国和日本的情况正好相反,战争刚结束,德国不服气,占领军要求所有的德国人到电影院里,去看纳粹集中营大屠杀的纪录片,希望所有的德国人了解纳粹德国的恶行。大多数德国民众看完之后,完全不信,他们认为,德国是多么文明的民族,我们有康德,有黑格尔,还有马克思,这种惨无人道的事,肯定不是我们德国人干的,一定是你们嫁祸于我们。

英美占领军拿着刺刀,守在电影院门口,德国人也不怕,他们举行游行,抗议占领军的“栽赃”和“嫁祸”。

美国记者采访一个十岁的小孩,说你们德国明明战败了,为什么不服?小孩不假思索地回答,美国人只不过是仗着枪和犹太人多,我们就是不服。

在德国人的脑子里,犹太人就是世界上最坏的人,杀犹太人,就是在杀害虫,纳粹不过是发明了一些机器来消灭害虫,连十岁的德国小孩都不接受战败的事实。

慢慢地,在各种如山的铁证和人证面前,德国人不得不相信。纽伦堡审判是通过广播发送的,德国人亲耳听到纳粹军队承认,那些暴行都是他们做的,还有德国军官的忏悔。当然,也有坚决不肯忏悔的德国军官,比如戈林之流。大量的德国将军进行了深刻的忏悔,屠城是德国人干的,把华沙夷为平地是德国人干的,把布达佩斯夷为平地是德国人干的,杀了600万犹太人是德国人干的,杀了几百万波兰人、苏联人也是德国人干的……

经历一轮又一轮的审判之后,德国人终于明白日耳曼民族犯下的罪行。

从那个时候开始,德国发起真心的道歉、忏悔、赔偿,等等。

直到今天,德国也没有否认过自己的罪行,更没有叫嚣向其他国家挑衅。对于失去的大片领土,包括东普鲁士首府,也就是康德故乡柯尼斯堡,后被苏联人改名叫加里宁格勒,德国没有一句怨言。对于死在莱茵大营里的德国战俘,德国人完全接受。

日本直到今天,都没有服气。不承认慰安妇,对于侵华战争中的种种罪行,也不愿认罪和道歉,每年都去参拜靖国神社里的战犯,还在北方四岛、钓鱼岛、独岛等地挑衅和叫嚣。

战后,德国失去的土地是日本的一百倍,整个东半部,包括普鲁士民族的发源地都失去了,这些土地,后来给了丹麦,又被荷兰占领,法国占领了萨尔,德国人一句怨言都没有。

德国是一个极富理性的民族,日本是一个无比感性的民族,虽然它们都发动战争,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民族属性。

摘自《晓松奇谈•人文卷》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