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大领导的潜质




宋江杀了阎婆惜之后,流亡到哪儿去了?流亡到柴进这里,柴进每天好吃好喝地待他。

我们知道,宋代的酒和今天的酒不一样,今天的酒是蒸馏酒,元代的时候从阿拉伯传过来的。大家吃过醪糟吗?那个时候的酒就是把醪糟的糟去掉,喝里面的清的,所以那个酒度数是很低的,古人一喝喝一晚上。

宋江也是这样,喝得差不多了,踉踉跄跄去厕所,一脚踩在火锨把上。有个人正在烤火,这一踩啪地将炭灰全掀到那人脸上了。那人急了,刚要动手,柴进来了,大汉且住手。两个人都问,这是谁呀?

柴进向那人介绍,这是一个非常牛的人,山东及时雨宋江宋公明。

结果那个大汉低头一看(因为宋江个儿矮),看到了什么?看到的是一张慈祥的、既能够折服一切又能够包容一切的黑脸。因为宋江长得黑,黑宋江。

你知道,非常厉害的人,真正具有当大领导潜质的人就是这样的,眼睛既能够折服一切,又能够包容一切。光狠不行,赶上好勇斗狠的就斗起来了;光包容一切,显得又很软弱。

宋江以典型的这种眼神,眼巴巴地看着面前的汉子——武松,心里说,你看看我的眼神,包容你了吗?

武松对视了片刻之后,心里说,包容了,折服了。

原来书里还卖了个关子,宋江问,这人是谁呀?书上还说了一句,要知此人姓名,端的是“说开星月无光彩,道破江河水倒流”。要说开这个人的名字,满天的星辰都没有光彩了;知道他的名字之后,江河之水都为之倒流。那得多牛的一个人?紧跟着,若知此人是谁,请听下回分解。

当然了,咱们就这一回,我也就告诉你,这个人就是武松,后来宋江跟他非常好。

武松在柴进庄上住了很长时间,但是作别的时候,柴进只在家门口一拱手,武松说:“住这么多天,实是相扰了大官人。”就走了。

宋江怎么做?回头跟柴进说:“大哥且住,我送这个兄弟一程。”

结果送了一段时间之后,武松说实是相扰了大官人,请回吧。”宋江不答应,接着送。又送了一段,武松又说:“实是相扰了大官人,请回吧。”不行。送了一路,武松又说:“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既然已经到此处,尊兄请回吧。”不行,接着送。又送到一处小酒店,武松说:“赶快回去吧,千万别再送了。”宋江说:“不行,前面有个小酒店,我们在那儿吃几杯酒再走。”

然后喝酒,喝完之后不得不走了,这个时候武松说的是:“若哥哥不弃,就此结为兄弟。”你会发现他的用词,先是“大官人”,后来“尊兄”,再后来“哥哥”。金圣叹的评语非常好,说人往往是这样:称呼得越尊敬,实际上心里越远;称呼得越亲密,好像不尊敬,心里却越近。

当武松“哥哥”二字说出口,宋江的反应是“大喜”。我们也知道,像武松这种热血汉子,当他说出“哥哥”二字,意味着从此以后他可以为这个兄长抛头颅、洒热血,两肋插刀,肝脑涂地,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摘自《文源讲坛:2015年上半年讲座精选》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
热门排行
  • 一周
  • 一月
关注有礼:
打开

热门话题

人生感悟    爱情故事    感人的故事    深度阅读    名人故事    历史故事    哲理故事    哲理小故事    励志故事    名人故事智慧    人生    做人处事    教育    财富    妈妈    快乐    健康    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