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亲情指南


亲情

归心似箭的刘金银恨不得一步迈进家门。腊月二十三了,部队批准了他回家探亲,其实是回家跟父母过年。

一路上坐汽车倒火车,叽里咣当地飞跑。凌晨两点,刘金银在一个山区小站下了车。天寒地冻,冷风刀子一样刮到脸上,星星都冻得瑟瑟发抖。只有几个旅客缩着脖或拉箱子或背行李出站。

他急切的样子吸引了出租车师傅,问他:“兄弟,去哪儿,打车吗?”

他说:“去吕靳刘。”

“来,上车吧。”师傅打开后备厢把行李放好。刘金银毫不犹豫上了车。

师傅是个健谈的人,一聊,原来是他隔壁乡镇的。那就是真正的老乡了。老家的事知道得多了,陈年旧事师傅一说,刘金银略知一二,感情一家伙拉近了。

车子如利剑劈开冬夜,在茫茫原野上悄悄地滑行。

刘金银落下车窗看着,他指着斜前方那笼罩在朦胧月光里的幢幢房子,说:“那就是我的小村。”

师傅“噢”了一声,说:“兄弟,咱做个游戏,规则是,从现在起你别说话,看看我能不能找到你家。”

刘金银会心一笑:“好哇,你来过俺村吗?”

“没来过。”

“那你深更半夜的找得到?”

“咱做个游戏嘛。玩玩。”“好,好,我听你的,不言语。”

车子稳稳地围着村转了几个胡同,在当街宽绰处停住,“吱啦”的刹车声在冬夜传得好远。

刘金银没说啥,正纳闷间,他父母开门出来了……他“呼”地拉开车门,抱住了母亲。

“快上屋里,师傅喝碗热水,”父亲让着师傅,“讲谱您把金银送回家。”

他松开母亲,问师傅:“你怎么知道这儿是我的家?”他颇惊讶。

“这还奇怪吗?都凌晨三点了,只有这家院里还亮着灯。十指连心,爹娘等儿睡不着觉呀。”

摘自《桂林日报》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