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父亲与成年儿子




建筑师黄永洪有一次谈到他和父亲的关系。

他小时候,父亲是传统的严父,孩子们几乎难得看到他的笑容,总像老鼠见猫似的能躲就躲。他读书工作常年在外,每次回家也还是敬而远之。但是成年以后,他渐渐发现,严父在他儿时常常很想表达对孩子的爱,却不知怎么做,甚至还发现当年令人畏惧的严父其实隱藏了些童稚心情。于是,他决定设法帮助父亲拿下严肃的面具,让父亲活得更轻松自在。

有一次,黄永洪硬把父亲拖去看脱衣舞,严肃的老父头一遭走进声色场所,而且还是跟儿子一起,难免越尬。儿子鼓励他,没关系,都是男人嘛。暗中观察父亲的表情,是好奇加惊喜。一场表演看下来,父亲好像和儿子共同有了一次男人的经历,跟儿子间的话也多了起来,慢慢在亲情中掺入了友情。

成年的儿子对父亲感情的出轨或再婚,也比女儿更能谅解。屠格涅夫在《父与子》一书中描述大学毕业回家的儿子听到父亲和年轻的管家妇同居的情景相当有趣。父亲吞吞吐吐有点羞惭地告诉儿子,儿子则很大度地接受,还“不由自主地感到自己思想的新进和开通,而大大地高兴了”。

成年的儿子也从年幼时听命于父亲,转变成敢向父亲提出类似命令的要求。成熟的男人在自己做了父亲之后,会修正当年父亲在管教自己时的某些缺失。

一位男士说他小时候常为成绩单挨揍,父亲从来不问他为什么考不好,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只是顽固地要他“考好”。他成年后结婚生子,决心不让儿子再尝当年自己身心的痛苦,于是顺着儿子的性向教养,让儿子把困难说出来,再帮助他解决。

但是,也有些人在做了父亲以后,把自己父亲的那一套奉为圭臬、照单全收。这也可以看出,虽然都是成年结婚生子,但在心理上的成熟度是有差别的。不成熟的人会把错误代代延续下去,成熟的人就会使生活以及人际关系越来越合理,这是一种进步。

父子之间的亲情可以很温暖、很愉快、很投机。从婴儿时的抚抱、照顾——喂奶、换尿布;稍大,带出去爬山、钓鱼;再大,谈天论地,结成“死党”;到老了,让比自己高大强壮的儿子呵护,全看两代怎样自处和相处了。

摘自《一个男人的成长》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