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缘分




在悉尼上学的时候,经常和一个在新闻写作课上认识的上海女生一起回家。她告诉我,她喜欢上了一个香港男人。他们在悉尼市中心一家港式酒楼认识,她是服务生,他负责在后厨打杂,每天做的事无非是侍弄大桶大桶冰冻的海鲜,剪蟹脚,剥虾壳,即使戴上手套,皮肤上也满是划痕。

他教她粤语,教她做海鲜粥,凌晨下班怕她一个女生危险,把她送到家门口。

我听她说了整整一个学期的“佢”。她经常打趣用“佢”称呼他,因为粤语里“他”写成“佢”,她看到这个词就会莫名发笑。

2010年圣诞节前夜,大家一起聚会,我终于见到了这个“佢”,面目模糊,个子中等,没什么特别之处。后来玩游戏,每个人被蒙住眼睛挑礼物,“佢”给她蒙布条时轻手轻脚,小心翼翼把布蒙上,怕勒痛了。

毕了业,大家星流云散,我到北京,她回上海,他仍然留在悉尼。过了差不多快两年,有一天,她打电话给我,说是快要结婚了,对方是那个“佢”。

原来,她回上海之后,考了股票分析师执照,被公司派到港交所实习,临时在附近的太古广场租了一间房。一天下班,她去楼下餐厅吃饭,点了一碗海鲜粥,喝下去第一口,分明是熟悉的味道,跑到后厨去,看到了他。

如果不是自己身边真实发生的故事,简直不敢相信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有这么奇妙。她后来有一次聊天跟我说,其实一切也可以不发生,她当时满可以不去香港实习,不住在他告诉过的他家附近,不点那碗他曾经教她怎么做的海鲜粥。

说是缘分,却不仅仅是缘分,还靠着一点点主动,一点点希望。

缘分到底是不是一种迷信?刘慈欣在《三体》里说,一切的一切都导向这样一个结果:物理学从来也没有存在过,人的生活完全是一种偶然。世界有这么多变幻莫测的因素,人生有这么多变幻莫测的因素,总结起来,整个人类历史也是一场偶然。如果几亿年前有一颗小行星撞上地球,就不会有现在人类的一切。

可这种偶然中的偶然,只会让我们更相信缘分。为什么今天你遇见这个人,而不是那个人,为什么今天你是和这些人一起工作生活,而不是另一些人,皆是因为你们之间有缘分,不管彼此之间印象好坏,都要珍惜。因为一世也就这么一回,认识的人也就这么多而已。

摘自《切肤之琴》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