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不治疗,去坐罕


美国

2009年初春,美国明尼苏达州13岁的小男孩丹尼尔?豪瑟尔感觉疲倦不适,持续低热不退。他的父母担心他染上了什么病,于是带他去看医生。

诊断的结果犹如晴天霹雳,他患上了儿童何杰金淋巴瘤,俗称的淋巴癌的一种。不幸中的万幸是,这种肿瘤化放疗效果非常好,如果及时化疗,缓解甚至治愈的几率可达90%。但如果放任不治疗,则几乎是死路一条。一家三口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疾病吓得茫然无措。

接受化疗是唯一也是最合理的选择,然而,丹尼尔的父母隶属于一个美国原住民部落。这个部落的人相信本地流传千百年的古老医学:以天然草药为基础的部落医学,属于现代医学之外的替代医学的一种,也可以称为“美医”。勉勉强强接受了一期化疗之后,丹尼尔的父母决定终止化疗。一是因为化疗的副作用大,他们不忍心看到孩子承受痛苦;二是他们希望且相信原住民的草药疗法效果更好。加上丹尼尔自己都没有觉得自己生了病,不愿意接受化疗。于是,他们很快办了出院手续,回到家里准备接受草药治疗。

按照美国法律,孩子的医疗决定权在父母手中。父母做出决定,医院通常无权干涉。然而,他们刚离开,医院就将他们告上法庭,理由是父母的决定对孩子不利,将会伤害他的生命。

同年5月19日,地方法院法官约翰诺丁堡宣判,丹尼尔父母的举动构成了医学忽视,命令他们在3天之内回到医院接受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鉴于他们平日没有忽视孩子的表现,允许他们继续作为监护人照顾孩子的日常生活。

丹尼尔的父母难以接受,一夜之间,一家三口逃到南美躲了起来。5月20日,法庭发布逮捕令,并通缉丹尼尔的父母。法庭命令他们立刻回来自首,否则将剥夺他们的监护权并处以监禁。

5天后,丹尼尔的父母老老实实带着他回到了医院。11月,丹尼尔完成全部治疗,状况良好。

尊重个人自由,也尊重父母对孩子生活的决定权,同时将无法做出自我理智判断的儿童视为独立的社会人,凡是侵犯儿童利益的行为,都将被法律阻拦,即便是亲生父母。这才是儿童保护的意义所在,也是美国社会中时时出现的违背父母意愿对儿童进行强制治疗的司法和民意基础。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