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受宠不是幸福的事


爱情

受宠——受宠的最大危机是,突然失去了宠爱。

和朋友们聊天,有个已婚男人带着抱怨意味说起妻子:“天啊,真搞不懂女人。”另一个男人气定神闲地微笑说:“女人是用来宠的,不是用来懂的。”此言一出,马上汇聚周遭女性赞赏的眼光,他成为当晚最佳风度男性代表。

我忽然想起大学时代,和女同学憧憬着另一半,总是带着梦幻的微笑说:“我希望能遇到一个男人,很宠我。”

女人为什么需要宠爱?几千年来,女性生活史中欠缺自信,没有经济能力与心灵空间,所有的荣辱得失,都在男人的寸心之间,所以,受宠就表示掌握了财富、地位、名声、权力。所谓的“得宠忧移失宠愁”,也是古代女人挥之不去的梦魇。这段漫长的历史轨迹,及至今日,仍像一种束缚,女人完成独立自主革命后,依然渴望受宠,以证明自身魅力,满足无底无尽的虚荣心。

男人为什么宠爱女人?这与我们在有闲暇而不致花费太多的情况下会豢养宠物,是类似的道理。同时,这也是一种虚荣感的完成。宠人与受宠,竟然是建立在如此相似的心理背景下。

宠爱或豢养,其实都是一种上对下的、单向的关系。我并不羡慕受宠爱的女人,我想要的是了解,是一种对等的、双向的关系。朋友说,有些女人只想求得一次受宠,尚且不可得,更别说被了解这样的事。我当然明白,也知道对某些人来说,能得到宠爱,即使是短暂的,像烟火,也算是燃烧过了,也就有了幸福。受宠毕竟太被动,完全受制于人,取决于人。

我还是愿意选择了解,我渴望被懂,也懂得另一个人。不在爱里放肆,不恃宠而骄。如果获得那人的成全,是因为被了解,而不是被纵容;如果那人不支持,我也希望听见理性的建议,可以弥补我的不足,于是心安理得。这才是尊重、平等的两性关系。

摘自《张曼娟散文精选》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