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谁要明星之吻


接吻
如果说经济学是门“乏味的科学”(英国历史学家托马斯•卡莱尔语),那么行为经济学家可能是其中的一些异类,他们把乏味的经济学变得活色生香,比如他们把“明星的吻”引人了经济学的研究中。

芝加哥决策研究中心的行为经济学家尤瓦•罗登斯杰克和奚恺元做过一个实验,他们让大学生做两个测试题,其中第一个测试题是这样的:“从以下两项中选择一项,A是赢得2500元,B是赢得和乔治•克鲁尼或安吉丽娜•朱莉等你喜欢的电影明星亲吻的机会,你会选择哪一个?”

第二个测试题则是这样:“以下奖项的中奖概率均为1%,可供选择的抽奖内容为:A是贏得2500元;B是赢得和乔治•克鲁尼或安吉丽娜•朱莉等你喜欢的电影明星亲吻的机会。你会选择哪一个?”

对于第一个问题,70%的学生选择拿现金;而对于后一个问题,却有65%的学生选择和明星亲吻。

这样的答案显然违背了理性决策的原则。根据理性决策,如果你偏好2500元现金大于明星的吻,那么你应该同样对1%的机会贏得2500元的偏好,胜过1%的机会赢得明星的吻。那为什么会出现以上实验的结果呢?

其实大部分人心里都不愿意为一时的快乐牺牲稳定的收益,面对百分百可得到的2500元和明星的吻,大多数人会选择现金。然而,当中奖概率变成只有1%时,人们便愿意赌一把,选择得到电影中才能见到的明星的一个吻的抽奖机会了,万一真的能吻到克鲁尼(或朱莉),那岂不是可以炫璀一辈子?这个实验的意义在于发现人们在概率很小的时候会改变偏好,愿意选择赌一把。

卡耐基•梅隆大学的行为经济学家勒文施泰因教授也做过一个实验:一组大学生被告知,他们过一会儿有机会得到一个吻,而且是最喜爱的电影明星的;另一组則被告知,他们在一周后将得到同样一个令人激动的吻。

实验的目的是研究哪一组大学生幸福感更强。结果发现,后一组也就是必须等待一周才能得到明星之吻的学生幸福感和满足程度更高,因为他们在期待中度过了这一周的每一天,他们每天都会以非常真实的心态想象自己和最喜爱的电影明星亲吻的情形,并且沉浸在这种幸福之中,好像已经和那个明星亲吻过好多次一样。

这个实验告诉我们,很多时候,快乐来源于对快乐的期待,期待本身也是一种快乐。因此,诸如在奖励员工、赠送礼物这些事上,晚说不如早说,这样能让别人更大地享受这些事情带来的快乐。

在《神雕侠侣》中,郭襄对杨过说出了自己的心愿:“今年十月廿四我生日那天,你到襄阳来见一见我,跟我说一会子话。”杨过满口答应:“我答应了。这又有什么大不了?”郭襄聪明地把自己的快乐延长了,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每天都在见到杨过的期待中幸福地度过。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