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隐忍的最高境界


清太祖

清太祖努尔哈赤十五岁时,因不堪忍受继母的虐待,带着十岁的弟弟,寄居在外祖父王杲门下。

1574年,王杲与明军作战,明朝边军总兵李成梁率军攻破王杲的城寨,努尔哈赤和弟弟双双被俘。

明军杀红了眼,努尔哈赤一见大事不好,为求保命,一向刚毅的他马上换了一副面孔,一下子跪在李成梁的马前,哀号着说:“王杲和大明作对,罪该万死。身为他的外孙,我为他感到耻辱。只恨我年纪太小,不能劝他归顺大明,求大人饶我一命,日后为大明效力。”他声泪倶下,李成梁心有不忍,于是赦其不死,把他们兄弟收在帐下,充作幼丁。

努尔哈赤逃过死劫,暗自庆幸,为贏取李成梁的欢心和信任,他日夜服侍,虽苦亦无怨言,表现得十分尽力。征战之时,努尔哈赤冲锋在前,每有凶险,必主动请战,战功让别人抢去,他也从不多言,暗自隐忍。

弟弟向他诉苦:“你我乃女真人,虽多有战功,亦不受信任,这都是军中上下欺瞒的缘故。你不怨不怒,难道真的没有感触吗?”

努尔哈赤小声说:“困守在此,但求他日腾达,弟弟何必在意今日之辱呢?你我若不知凶险,凡事认真计较,只怕会自讨没趣。”

李成梁见努尔哈赤勇猛讷言,不贪不争,渐渐开始信任他,委以重任。

他的弟弟安下心来,努尔哈赤反而告诫他:“大丈夫能屈能伸,岂能因李成梁的器重而改变志向?我们志不在此,你千万不要对明心存幻想。”

1577年,努尔哈赤和弟弟商量离开军营,弟弟不舍地说:“我们忍辱多时,历经辛苦,方有今日。如今,一日尽弃,前途渺茫,这太可惜了,不如另作打算。”

努尔哈赤气愤地说:“贪图富贵不是我当初忍辱之初衷。机不可失,我们回到家乡,当有另一番伟业,岂能苟且在此?”他终于说服弟弟,偷偷离开李成梁。1583年,努尔哈赤以父、祖遗甲十三副起兵。其时,他的力量十分弱小,女真各部落都敌视他,有的还暗中勾结,对天盟誓要除掉他。

追随努尔哈赤的人十分气愤,鼓动他向仇视他的女真部落开战。努尔哈赤虽然愤恨,却开导他们说:“我们弱小无依,受人欺侮,若不能忍耐,只能授人口实,让自己加速灭亡。好在他们还没有公开挑战,我们正好故作不知,积蓄力量。”

努尔哈赤暗中招兵买马,敌视他的人怕他壮大,竟派刺客于夜里刺杀他。时刻警戒的努尔哈赤抓住了刺客,他的家人想把刺客一刀杀死,不料他拦住他们,并对刺客说:“你是来偷牛的吧?”

刺客马上说:“我是偷牛的,你们不能杀我。”

家人当面戳穿刺客的谎言,努尔哈赤装作不知,为刺客辩解说:“我和他无冤无仇,他没有理由杀我。”转而对刺客说偷牛小事一桩,你可以走了。”

放走了刺客,努尔哈赤这才对家人说出自己的真意:“敌人能派人杀我,必想和我决一死战。我若将他杀死,他们握有口实,一定会撕破脸皮,放胆来攻。现在’我们人少兵弱,势难抵挡,一旦开战,绝无胜算,如此忍下大辱,换来喘息之机,孰轻孰重呢?我是不想因小失大啊。”

摘自《止学》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