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为爱去南方


爱情故事

这是发生在新中国诞生以前的事了。

听奶奶讲,曾祖父年轻时,家里在当地可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但因一个很蹊跷的原因,家庭很快就衰败了。到爷爷这一辈,已到了近乎沿街乞讨的地步。

眼看冬天来临了,奶奶就和爷爷商量说:“北方的冬天穷人不好过,咱们还是一块儿去南方吧。”

奶奶的老家在杭州余杭一带,家里虽然说不上富裕,但还算殷实。爷爷一想,与其在北方等着冻死,还不如去南方找一条生路。爷爷是个想做就马上做的急性子,当时他只说了一个字:“走。”便在院子里的枣树上折下两根树枝做打狗棒,连家门也没锁,就向南方走去。

冬越来越深了,一路上爷爷和奶奶目睹了许多冻饿而死的流浪汉,每每看到这些,他们便为自己有一个去南方的梦而感到幸福。奶奶常常这样问爷爷:“他们为什么不去南方呀?他们去南方就不会这样白白地冻死了。”面对奶奶的疑问,爷爷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据奶奶说,一路上,要吃没吃,俄了就沿街乞讨;要住没住,晚上就找个麦秸垛钻进去挡风避寒,那个罪可受大了。

三千多里路程,他们竟走了近半年,到南方时,已是阳春三月,满地的油菜花让爷爷奶奶高兴,他们像个孩子,坐在油菜地旁忍不住哭了起来。他们知道,再走下去真的离南方那个家不远了。

谁知到了奶奶家,奶奶的家人并不怎么欢迎这对不速之客。爷爷的倔脾气上来了,说:“我能走着来,就能走着去。我就不信没我翻身的那一天。”结果爷爷只在奶奶南方那个家住了几天,就同他人结伴去了俄罗斯。

“也许是几年,也许是十几年,”奶奶说,“等你爷爷来抗州接我时,他带来满满一箱子的钱呀。”

现在回想起爷爷奶奶这番苦难经历,我也逐渐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走着去南方,爷爷奶奶走向的不仅仅是一个温暖的愿望,更有人生的光明。

而那些宁肯忍饥挨冻也想不到去南方的人,缺少的恰恰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和一步步走下去的行动。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