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

穷困时的欢乐

穷,真的不可怕。记得在纽约读书的时候,和一批画画的留学生认识了。 那天,阿橘说要到我的住处洗澡,他们房子里供暖设备坏了。我说,没问题

谁要明星之吻

如果说经济学是门乏味的科学(英国历史学家托马斯卡莱尔语),那么行为经济学家可能是其中的一些异类,他们把乏味的经济学变得活色生香,比如他们把明星的吻引人了经济学的研究中。 芝加哥决策研究中心的行为经济学家尤瓦罗登斯杰克和奚恺元做过一个实验,他

共1页/2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