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感人的故事

失踪的小向导

文/莫小米 没有姓名,没有年龄,没有照片,但我能想象他的模样,目光澄澈,笑容憨厚。 被解放军选中当向导时,他是很自豪的。他年轻力壮,熟悉地形。 新中国成立初期,我们的新疆军事地图,参考的蓝本是苏联绘制的,误差达8公里。进疆的解放军成立了测绘队。 1972年,新疆测绘大队进军昆仑山。两个月后,该区域的大部分任务完成,只剩下尼雅河上游的雪峰。 5月31日天蒙蒙……

爱是双行道

​文/李娟 小时候,听村里人常提起这样一件事。爷爷很早去世,我的奶奶,一个小脚女人拉扯六个孩子,日子很是艰难。 夏天的中午,太阳冒着热气,知了在树上停止了欢唱,躲在树叶下打瞌睡。破旧的院落前走来一个女人,见了奶奶,干裂的嘴唇动了下,就晕倒了。 好不容易将女人救活,才知女人家远在河南,遭了水灾,逃荒到此地。 在奶奶的挽留下,女人住了下来,一天,两天……到最后……

死在母亲的怀抱里

文/路桂军 我的一位患者老张,57岁,恶性肿瘤晚期,找我处理疼痛症状。 他最后一次找我看病的时候,说:“路大夫,特别感谢你,谢谢你给我镇痛。” “还有什么需要帮你的吗?” 他说:“老妈84岁了,在吉林长春,我生病这4年一直没见过她。现在特别想见她,但是不敢见,怕她为我操心。” “你不妨换位思考一下,假如你是一个84岁的父亲,你的孩子远在千里之外罹患重病,4……

一点点收集阳光

文/孙道荣 寒凉的天气,车子在路边停了一上午。冬天的阳光洒在车身上,惨淡得就像铺了一层月光一样。然而,打开车门,你会惊讶地发现,一股暖烘烘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打开了一扇暖房的门。那些看起来淡淡的、白白的、无精打采的、似乎没有什么温度的冬日阳光,被一点一点地收集起来,使车厢里温暖如春。 这真是让人惊喜,那些被一点一点收集起来的阳光,慢慢地渗入你,温暖你,拥抱……

最温暖的高度

文/王伟 黄永玉故居前有一个葡萄架,葡萄藤沧桑道劲,看得出上了年头。 这棵葡萄藤是黄永玉在1953年从香港来到北京任教时种下的。那年的中秋节,葡萄藤还没来得及开花结果,黄永玉便从菜场买来葡萄,用红绳系在藤上,晚上赏月时解下分给大杂院里的孩子们。此后住在大院的10年里,黄永玉坐在葡萄藤下拉过手风琴,李可染拉过京胡,他的夫人邹佩珠则反串须生唱上几句…… 令人不……

沉甸甸的箱子

邓笛 译 我十几岁的时候对未来生活充满了憧憬,可是父亲不但没有给予我鼓励,反而一次次向我泼冷水。 我告诉父亲,高中毕业后我想当一名歌手。他立即对这个职业进行了猛烈的指责:“这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职业,且不说出人头地不容易,就是出了名,老了怎么办?” 所以,高中一毕业,我就离开了家,寻找我的梦去了。经过努力,我成了一名职业歌手。当我能到百老汇这样的地方演出时,父……

为女则刚

文/闫晗 随着年纪增大,疾病增多,不知不觉间爸爸变成了“小娇娇”。比如,需要我妈拿降压药给他吃,我妈要住院动手术之前,他抢先上火感冒,浑身无力,什么都做不了。 最怕回家见到我爸躺在床上说头晕,因为头晕去了几次不同的三甲医院,依旧确定不了是什么原因,有个研究抑郁症的大夫坚持说是抑郁症,开了一些治疗抑郁症的药,取回来了我爸犹豫着也没吃,他觉得不是,因为自己睡眠……

扮阔

文/曾颖 母亲住院,与乡下来的齐嫂邻床而居。齐嫂是个胖胖的中年妇女,据说患的是先天性心脏病,病情用科学术语说起来很绕口,通俗来说,就是心脏缺了一瓣,如果再不手术,就会要命。 齐嫂并不是不怕死,但一听医生说要十万元医药费,死,顿时就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了。她无论如何都不愿在医院再待下去,呼天喊地要赶紧出院,她说:“哪有那么严重?我出生时,医生说我活不到十岁;我……

关于父亲的几件事

文/林特特 1985年,我6岁。 一个夏日午后,我爸给我讲项羽的故事。说到项羽打了败仗,将乌骓马托付给划船来救他的老翁,而后,项羽在江边拔剑自刎,乌骓马已经在江心,但还是长嘶一声,跃入乌江殉主。 我哭了。等我哭完,我爸问:“这个故事好吗?”我点头:“好。” 我爸又问:“这个故事是一个叫司马迁的人写的,你以后想不想做一个写故事让人哭、让人笑的人?”我再点头:……

此爱无计可消除

文/马德 这是生活中的三个细节。 一名矿工在煤矿的一次冒顶塌方中不幸罹难。人们在他的住处翻检遗物时,发现了一个小本。本上记载着下井的次数,还有加班的一些情况。似乎他每天都在记,尽管文字都很短,但每天所记内容的后面,都附着关于遥远的家里的一些事: (家里的)地不知道种下去没有,骡子不好使唤,一定叫她(妻子)受累了。 这几天,农活肯定又多了。母亲一定也跟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