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情感故事

还是我走独木桥吧

文/裘山山 有一回坐飞机,我遇见一个女人,四十来岁,脸色微黑,穿了件蕾丝边裙子,耳环、手镯、小坤包齐备。从落座起就一直很兴奋,一会儿问我耳机怎么用,一会儿问我若发生紧急情况她是否需要脱鞋,一会儿又问我机票贵不贵。我暗自皱眉,耐着性子回答她。她丝毫没察觉,照旧兴奋。飞机刚一起飞她又喊:“我耳朵难受。”我让她吞咽唾沫,或者张大嘴。她咽了口唾沫,竟唱起歌来。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