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家事

当爷的心

文/张亚凌 农贸市场的电线杆下蹲着一个老人,七十多岁的样子。他面前摆着些小扫帚。 我上前问:“一把多少钱?” 老人抬头说:“两块钱一把。” 我留意了一下,一共十六把,不计成本,不算花的功夫,卖完挣三十二块钱。我觉得不值,便开玩笑道:“老人家为的是散心吧,这里人来人往,眼宽,热闹。”老人神情有点尴尬,但也坦然地说:“没你说得那么好听,我就是个卖扫帚的。” 我……

归来尽释前嫌

文/明前茶 90岁的大姑妈弥留时,病房里充满了沉默与哀伤,突然,一个70来岁的瘦长脸女人闯了进来,沿着床边半跪下去,握住大姑妈的手,轻声念叨:“我姐的手,还温着呢,还温着呢……”来人是已经与大姑妈一家不相往来20年的小姑妈,她的头发稀薄了不少,已经盖不住顶心的头皮。她从北京千里迢迢赶来见大姐最后一面,坚持执香为大姐守灵。 小姑妈当年为了能让兄姐都留在无锡城……

清贫中的浪漫

文/杨金坤 在那清贫的岁月里,父亲用浪漫的情怀,把困苦的生活过出了诗意。 我小时候居住在老屋,每逢下雨天都漏雨,经常是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外面不下了,屋里还滴答。”有天夜里,我正在香甜的睡梦中,被一滴滴凉意惊醒,见父亲和母亲正把家中的盆盆罐罐放在炕上、地上接雨水。 “你别说话,用心听。”父亲见我嘟嘟嚏嚷闹情绪,扭头对我说。 “听什么?”我揉……

小说家的黑暗家谱

文/张佳玮 法国大作家福楼拜有个朋友叫阿尔弗雷德•勒波瓦特万。阿尔弗雷德有个妹妹劳尔,爱读书,思想独立,钟情于莎士比亚戏剧,颇有浪漫主义情怀。她跟兄长与福楼拜交游时,认得了一个叫古斯塔夫的花花公子。 古斯塔夫勾引劳尔,但劳尔身为平民,羡慕上流社会,相信嫁人是她飞跃阶层的重要途径,不能轻易托付。于是,她宣称,可以嫁给古斯塔夫——只要古斯塔夫能在自己族谱里找到……

怒气冲冲的父亲

[日]中山芳一 文 鲍忆涵 译 父亲的性子非常急,我小时候做事情慢了一点,他就会瞬间像是水开了的壶一般高声怒吼。从这一点来看,他绝对称不上是一位好父亲。 我在初中的时候,参加田径运动会1500米项目时没有尽全力,只想着蒙混过去。父亲听说后大发雷霆,把我训了一通,说:“我并不是因为你名次比较差而生气,生气的是你没有尽全力去跑这件事。” 他也曾极力反对我做喜……

儿童都是哲学家

文/刮刮油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少年儿童都是哲学家。 他们能保持最清醒的头脑,问题看得透彻,一针见血,单刀直入,毫不留情,直指真相。 1 刚上小学那会儿,我女儿总是莫名其妙丢东西,不是橡皮没了,就是尺子丢了,问她有可能丢在哪儿了,她就说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发生的次数多了,我就有点担心。 我问她:“你东西丢得那么频繁,自己又不知道为什么,是有人借你的文具……

爱是双行道

​文/李娟 小时候,听村里人常提起这样一件事。爷爷很早去世,我的奶奶,一个小脚女人拉扯六个孩子,日子很是艰难。 夏天的中午,太阳冒着热气,知了在树上停止了欢唱,躲在树叶下打瞌睡。破旧的院落前走来一个女人,见了奶奶,干裂的嘴唇动了下,就晕倒了。 好不容易将女人救活,才知女人家远在河南,遭了水灾,逃荒到此地。 在奶奶的挽留下,女人住了下来,一天,两天……到最后……

打动人的梦

文/东江 有一段时间,社会上流行买彩票,500万元的巨额奖金撩拨人心,投注站前每天都排着长蛇阵。 有一次,爸妈吃过晚饭出门散步,一反常态,直到深夜11点才回家。进了门,我妈神神叨叨地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彩票,慎重地放在抽屉里。 爸爸先开口说话:“有了钱,我们给儿子买套大房子,再买辆小汽车,这样他找女朋友就容易多了。” 妈妈说:“嗯。老唐的儿子上个月结婚,他家新……

热爱世间美的东西

梁再冰 口述 于葵 执笔 庞凌波 潘奕 整理 从我记事起,爹爹和妈妈就热衷于带着我们游北京城。 我们从四川回北京不久,有一天,妈妈和我分乘两辆三轮车到城里去,经过北海前的团城,当我们从西向东过金鳌玉蝀桥时,在我后面的妈妈突然向我大喊道:“梁再冰回头看!”我回头一看,刹那间恍若置身于仙境。那时恰好是傍晚,夕阳西下,阳光下五彩缤纷的金鳌玉蝀桥同半圆的团城城墙高……

死在母亲的怀抱里

文/路桂军 我的一位患者老张,57岁,恶性肿瘤晚期,找我处理疼痛症状。 他最后一次找我看病的时候,说:“路大夫,特别感谢你,谢谢你给我镇痛。” “还有什么需要帮你的吗?” 他说:“老妈84岁了,在吉林长春,我生病这4年一直没见过她。现在特别想见她,但是不敢见,怕她为我操心。” “你不妨换位思考一下,假如你是一个84岁的父亲,你的孩子远在千里之外罹患重病,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