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哲理小故事

希特勒的袜子

金姆•艾德里安 文 邵静怡 译 在一张摄于1945年5月2日的照片中,一名酷似阿道夫•希特勒的中年男子躺在柏林总理府花园的碎石堆上。 他的头部被击中,尸体被苏维埃反间谍特别行动机构(又名施密尔舒小组)发现。 死者牙刷一般整齐的小胡子、独特的对角线式分头,以及那又薄又不带笑意的双唇,都向这些苏联间谍们间接证明了这就是希特勒的尸体。 接下来,有个人仔细打量了……

动物人生观

文/陶勇 在个体成长的过程中,基因对人的人生观影响很大。—个人的性格和处事风格,很大程度上由基因决定。 常见的划分,例如“狮子”“孔雀”“考拉”“猫头鹰”。 “狮子”指的就是创业型企业老大的行为模式:自我意识很强,说一不二,喜欢挑战,别人越是说干不了的事,他就越要去试试。而且他对别人的要求很高,别人不大容易和他亲近,容易产生距离感,和他说话超过三句他就会不……

没什么理所当然

[日]椎原崇 文 李玲 译 听人讲过一个故事,第一个在日本开养鸡场的人,原本散养了很多鸡,突然在某天想到了一个商机——建个养鸡场,把它做成生意。 之后,他把全部的鸡赶到鸡棚中饲养。第二天,他发现所有的鸡都不下蛋了。 因为这些鸡之前一直是在大自然中自由自在地生长的,突然被赶入鸡棚后,环境的变化让它们倍感压力。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养鸡场的主人想到了一个办法。 ……

洞见

文/李新 《奇葩说》这档节目很受欢迎,拥趸众多,究其原因,就是节目里有很多新奇的观点,这些观点展现了这个世界的多元,启发人们去思考。 比如,《奇葩说》选手傅首尔在“混得Normal(一般)要不要参加同学会”这个辩题中,打破了人们混得一般就不去参加同学会的认知,提出混得一般更要去参加同学会的观点: 真正混得好的(同学),会把聚会搞成米其林餐标,所以你没吃过山……

物性之愚

文/迂夫子 《古今笑》有一则《物性之愚》,其中有两种愚蠢的动物。 其一是白鹇。“白鹇爱其尾,栖必高枝。每天雨,恐污其尾,坚伏不动。雨久,多有饥死者。”白鹇是一种名贵的观赏鸟,翎毛华丽,叫声喑哑,有“哑瑞”之称。但是它太爱自己的尾巴了,下大雨时怕弄脏了尾巴,趴在树上一动不动,终致冻饿而死。漂亮的羽毛脏了,还有恢复美丽的可能,性命一旦失去,却不可复生。尾羽和生……

给自己长点志气

文/俞继东 印象中的李鸿章似乎总是年老倦怠的形象,可这位李中堂早年也是一位意气风发的青年才俊,大有“不枉在世上年轻一回”的傲劲与冲劲。 1843年,李鸿章正好20岁,被选为“优贡”(科举制度中由地方贡入国子监的生员),前往京城准备参加第二年的顺天府乡试,就是去考举人。 离开家乡庐州府时,李鸿章写了一首明志诗:“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一万年来谁著史……

鱼庙

文/陆春祥 《鳣父庙》,看一条鱼如何变成“神”。 绍兴有个石亭埭,路边有棵大枫树。此树中朽,有个大洞,每当下雨天,大洞就会贮满水。 有一天,某鱼商载着一车鳣鱼经过,见此大洞,感觉好玩,就捉了一条放进洞中。村里的老百姓看到这条活灵灵的鱼,都说是神,因为树中不可能长出鱼来的。于是,大家就在树旁建起了小庙,杀猪宰羊祭祀,每天都有人来。这个地方,大家都叫它“鳣父庙……

买与不买

文/大铭 有一次跟德国朋友聊天,他的中文很好,我们聊着聊着就说到了红酒。德国人就说:“德国的红酒非常好,葡萄种植区特别大。” 我说:“你们的红酒根本比不上法国的。”德国人笑了:“德国人从不买法国红酒,第一因为贵,第二因为看不懂说明。”我说:“我们中国人就买法国红酒,跟你们不买的原因是一样的,第一因为贵,第二因为看不懂说明……”看得懂谁买? 开学时,老师在课……

克制怒气的修行

文/闫晗 在金庸的小说里,很多人被愤怒吞噬了。《天龙八部》里段誉、乔峰、虚竹分别对应着贪、嗔、痴三毒。乔峰有着类似希腊悲剧人物的命运,热血易嗔怒,英雄了得却受命运无情的捉弄,亲手误杀了最爱的人,终身悔恨。 “愤怒”这种情绪,是小说里常见的驱动力。 《飞狐外传》里并未出场的用毒高手、程灵素的师父“毒手药王”一生都在不断修行,就是为了“制怒”。据说年轻时他脾气……

他不是我

文/马明博 入宋求法的日本僧人道元在广利寺参学时,看到一位老僧在烈日下手拄拐杖,将香菇一颗颗地晾晒在地面上。 夏天晒些干香菇,冬天来了,可配白菜吃。 骄阳,热浪,老僧没有戴斗笠,浑身上下,汗水涔涔。 道元说:“老禅师,您年岁已高,这个工作可以让其他人来做啊。” 老僧道:“他不是我。”老僧的意思是晒香菇也是参禅,他人谁能代替? “老禅师,您所言极是。不过,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