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亲情故事

父亲的印迹

文/高兴 1 父亲匆匆赶回家中,为我们几个孩子做午饭。 母亲做工去了。四个孩子,四双眼睛,四张嘴巴,盼着父亲。 父亲用手变出一道菜,通常只是一道素菜。 四个孩子香喷喷地吃着。贫困的年代,一道青菜,竟那么好吃。 偶尔,父亲也会从饭馆带回一道菜:糖醋排骨或榨菜肉丝。哦,记忆中的糖醋排骨,那是我们的节日。 父亲不吃,只在一旁望着我们吃,不时地笑。 2 情绪好时,……

客厅里的棒球比赛

文/乔凯凯 我过7岁生日的时候,母亲问我想要什么礼物,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想看一场现场的棒球比赛。” 我很喜欢棒球,一直希望可以到现场看职业棒球队的比赛——偌大的比赛场地,一排排带着编号的座椅,鼎沸的人群,还夹杂着各种小商贩的叫卖声…… 可我知道,这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父亲破产了,我们的生活过得很拮据,母亲必须精打细算……

80岁父母盖新房

文/邱仙萍 父亲和母亲同岁,两位老人在80岁那年,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把老房子拆了,用一年时间盖了新房。 80岁的父亲,每天和工匠们一起在工地上忙活,搬几块砖,递个扳手、凿子、斧头什么的,连扫个地都是乐呵呵的。 本来是外包活儿,不用管饭管烟,但母亲还是按照老规矩,每天中午张罗两大桌饭,每餐都有十几个菜,炖猪脚、烧鸡鸭,还有菜园里采摘的新鲜蔬菜瓜果。 房……

等时光来敲门

文/李小坪 黑夜深沉,感觉只需要打个盹儿,天就会亮呢。 可以依靠的人 几天之前的晚上,我打着赤脚从书房出来,恍惚中,在卫生间里摔了一跤。左胳膊肘在门槛上撞开了一大条口子,血顿时顺着手臂流下来。儿子听到撞击声,跑过来一看,吓傻了。他几乎是要哭出来:“妈妈,你还好吧,我们赶紧上医院好不好?“ 不知是委屈还是疼痛,虽极尽克制,我却还是脱口而出:“跟你说了多少次,……

念兹在兹

文/赵宏兴 数年前的夏天,我的双腿骨折了,那段时间也是我人生的低谷,我情绪十分低落。经过一段时间的住院治疗,我便决定回老家去养伤。 父亲来接我回家,我们乘火车到达合肥,在大姑家休息一下,第二天下午再乘乡下班车回去。傍晚,中巴把我和父亲丢在半路上,这儿离家还有三里远的土路,我在马路边坐下,父亲先回家用车来拉我。 薄暮慢慢地升起来了,四弟拉着一架平板车出现在视……

两种坚持

外婆和外公,他们面对死亡的态度曾经让我费解。 外公在我十三岁那年离世。我记得他永远是一副要与病魔抗争到底的姿态,每当疼痛来临,他就咬紧牙关、鼓起双眼,像个随时准备上战场的战士。 ……

有权不回复『对不起』

上网看到一个年轻人的提问:突然冒出的生身父母,我该怎么面对? 大意是好端端跟父母生活了二十多年,突然冒出来一对夫妇说是她的亲爹妈,血浓于水,想要相认,吓得小姑娘无所适从。 这让我想起我们医院一位曾经的”常客”。 ……

姐弟拉

我家日子好,盖了瓦房,有时烧饭还烧煤,尤其在春节过年的日子里。买煤要到八十里外的一个叫高山煤矿的地方去。黄土路,上坡、下坡,一个接一个。我和二姐跟着村人去拉煤。 ……